第130章 这就是传说中的弟控吗?(为盟主“_重生之逆流十年
阿洛小说网 > 重生之逆流十年 > 第130章 这就是传说中的弟控吗?(为盟主“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130章 这就是传说中的弟控吗?(为盟主“

  第130章这就是传说中的弟控吗?(为盟主“輕凝”加更)

  半夜。

  军训期间晚上十点钟熄灯后,寝室里的四个人还没睡。

  简嘉树刚刚洗完澡,正开着台灯坐在书桌前,往脸上擦拭一些护肤品。

  张农则是在熄灯后合上书本,上床躺下,准备睡觉。

  吕鹏友坐在自己床上,盘腿低头看着手机,荧光照在他的脸上。

  对面的徐行则捧着吕鹏友的菠萝电脑,终于能把安卓版的水果刺客开发进程稍微往前推进一点。

  要不是菠萝电脑是吕鹏友的,不太好往外拿,而且颜池醋现在每天军训也很累,不然徐行还真想把这台电脑借给颜池醋,让她晚上努努力。

  不过想想这样有点过分,徐行这个老板还是亲力亲为了一把。

  “老简啊,你这每天在脸上搞来搞去的,不累吗?”吕鹏友换了个姿势,侧着躺下来,一只手拿着手机,另一只手撑着床面,看到简嘉树还在脸上努力用功,不由无语道。

  简嘉树倒是不气恼,只是笑着说道:“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兴趣,我的兴趣就是这个,跟你喜欢去花时间泡妞是一样的。”

  大概是涉及到针对简嘉树了,平时很少说话的张农也插嘴道:“简嘉树护肤之后起码皮肤变好了,吕哥你泡妞但是一个都没泡到。”

  “喂喂喂!”吕鹏友被扎心了有点难受,“伱们这么说,我可就要哭给你们看了啊。”

  话音刚落,对面床上突然亮起了一个摄像头,照的吕鹏友两眼一瞎:“靠!老徐你干嘛呢?”

  “看你哭啊。”徐行嘿嘿笑道,“给你保存一下美好的回忆。”

  “滚!我现在看到你这种人生赢家就生气。”吕鹏友隔空给了他两个大嘴巴子,消消气后又说道,“我决定了,咱们还是不能把目光只放在班级里,还得放眼整个学校!”

  “这话我之前就说过。”徐行补充道。

  “那现在就是我说的了!”吕鹏友大手一挥,随后问道,“所以你们有没有什么办法,可以让我迅速认识足够多的其他班女生?我觉得广撒网比吊在一棵树上好多了。”

  “有啊。”徐行啪啪敲着键盘,还不忘给室友提建议,“这两天军训估计就会来选国旗队的队员,你要是能竞选成功,挥舞着国旗走在方阵最前列,我保证你就是全学院最靓的那个仔。”

  “真的?”吕鹏友听到这个,感觉有点靠谱,一拍巴掌就说道,“那我得去试试看。”

  ……

  西区的大三寝室楼,于幼嘉走在回寝室的路上,稍微扭了一下酸涩的脖颈,缓解着一天的疲惫。

  等她回到寝室,推门走进去的时候,脸色却突然一怔,看向自己对面床铺下亮着灯光穿着睡衣的徐年年,一时有些惊讶:“你怎么回来了?”

  “我忙着呢,一会儿再聊。”徐年年对着自己的电脑敲着键盘,暂时没空搭理自己的室友,正在赶着今天白天落下的进度。

  于幼嘉倒也不急,只是凑近看了看徐年年在干什么,发现她还在做之前自己临时帮过一个月的美术资源,不由奇怪:“之前咱们不是搞定了吗?怎么又有新的任务了?”

  “之前做的都是国外版本的,现在做的是国内特供版本,会添加一些咱们国家自己特色的皮肤和背景。”徐年年稍微解释了一下。

  “这样啊,那我来帮你吧。”

  “不用不用,你先去洗澡吧。”徐年年婉拒道,“我这边时间挺足的,只是今天耽搁了一下,稍微赶了点。”

  于幼嘉见她推拒,也就没再多说,换下衣服后便去洗澡。

  等到半个多小时后,于幼嘉洗完澡,回到书桌前快要吹完头发的时候,徐年年总算完成了今天的任务量,关了电脑爬上床。

  于幼嘉见她结束了战斗,终于再次问道:“所以你不在家里好好吹你的空调,干嘛突然跑学校来了?离开学还有两周呢吧?”

  躺到床上的徐年年刚准备盖上被子,听到于幼嘉这句话,顿时又从床上坐了起来,在黑漆漆一片中瞪了她一眼,郁闷道:“还不都赖你。”

  于幼嘉刚吹完头发,把吹风机给藏好,脸上渐渐浮现起一个问号。

  “我好像没有让你提前来学校吧?还是说我记错了?”

  “哎呀。”徐年年有点烦躁的拍了几下被子,一头长发都有些凌乱了,闷闷不乐道,“你忘记了?昨天你跟我说了啥还记得不?”

  “我说了什么?”于幼嘉蹙起眉头,摸着下巴细细思索,“那家烤肉店过两天有促销活动,所以你打算过来吃?但那个是情侣活动吧,我没跟你说吗?”

  “不是啦,你再想想。”

  “我说学生事务中心太忙了,要是能来点人分担一下就好了,所以?”

  “别自作多情,谢谢。”

  “那还能是什么?”于幼嘉不想猜了,收拾收拾书桌后,就爬上了徐年年对面的床铺,躺下来给自己盖上被子,随口说道,“总不能是来找你弟弟捉奸的吧。”

  话音落下,寝室里瞬间陷入了安静。

  变得落针可闻。

  好几秒都没有听到徐年年那边传来否定的声音,躺在床上的于幼嘉愣了一下,旋即刷的从床上坐起来,抱着被子看向对面的徐年年,眼睛眨了又眨:“……你不会吧?”

  对面床铺上的徐年年,此时双腿屈膝,双手环抱着自己的大腿,下巴就搁在膝盖上面,一头长发倾泻下来,发梢与床面若即若离。

  看着这样的徐年年,于幼嘉有些不知该说什么好,最后开着玩笑话问道:“难不成这就是传说中的弟控?你弟弟谈个恋爱,不至于管这么宽吧?”

  昨天傍晚她跟男朋友周敬出去吃饭,正巧在麻辣烫的店里偶遇了徐年年的弟弟徐行,而且还发现了疑似徐行女朋友的女孩子。

  等晚上回到寝室后,于幼嘉也没多想,只是跟徐年年聊天时,中间转化话题顺带提了这么一句。

  当时徐年年的反应也没怎么样,只是开着玩笑问那女孩长什么样,他俩有没有什么比较亲密的互动之类的。

  在于幼嘉看来都是比较常见的反应,也就没有放在心上,聊了两句就过去了。

  可谁知道,仅仅只是因为徐行可能找了女朋友,徐年年这个当姐姐的竟然就这么大反应,直接从家里提前半个月赶来了学校,只为了确认徐行有没有找女朋友?

  这种行为,可就有点超出一般性姐姐的范畴了啊。

  说实话,于幼嘉认识了徐年年两年多的时间,还真的从来没见她此时如此多愁善感的眼神。

  毕竟在她的印象中,这个姑娘一直都是开朗大方,平时嘻嘻哈哈,能用自己的快乐迅速感染别人的性格。

  这也是为什么于幼嘉会跟她成为好闺蜜的原因之一。

  只不过没想到,在徐年年的弟弟徐行考上闵大,出现恋爱情况的时候,于幼嘉竟然还看到了徐年年不同于以往的另外一面。

  “那你能肯定吗?徐行跟那个女孩子。”徐年年没有回答她的问题,反而反问道,“是你觉得他俩在谈恋爱,还是说只是看上去比较像?”

  “只是感觉吧?”于幼嘉稍微回忆了一下,“至少两人的互动看上去并不像是真的情侣,更像是朋友关系单独出来吃饭,结果被人错以为是情侣的尴尬和无奈的样子?”

  “我也不是很确定,毕竟都昨天的事儿了。”

  “反正仔细想的话,除非是他俩不想让别人知道在谈恋爱,故意藏着,否则我觉得应该还不是情侣关系。”

  “毕竟现在都大学了,父母肯定也不会介意他们谈恋爱的,所以假装的概率不算大。”

  徐年年坐在对面床铺上,听着于幼嘉一句一句的分析,在对照着今天吃晚饭时的情况,那颗悬着的心总算稍微安稳下来一点。

  这么看来,应该确实如于幼嘉所说,徐行跟颜池醋没有在谈恋爱。

  徐年年的心情逐渐晴朗,终于又躺回床上,给自己盖上被子,安心的舒了口气。

  但是对面的于幼嘉可就心痒痒了,有点没能保持住淑女的矜持,两只手都抓到了床边的栏杆上,上半身都往前倾了过去,追问道:“所以你跟你弟到底怎么回事?你倒是说清楚啊。”

  徐年年没有回应,只是把被子往上一拉,连带着整个脑袋都给盖住了。

  于幼嘉见她这副逃避的模样,无奈的笑了一声,倒是不好再继续追问,最后还是躺回自己床上,盖上被子准备睡觉。

  既然徐年年自己不想说,她也不至于刨根究底。

  但是就这么躺了大概二十来分钟,于幼嘉都感觉自己要睡着了,耳边却突然传来对面徐年年幽幽的声音:

  “嘉嘉,我跟你说了这个秘密之后,你不许告诉别人。”

  “尤其是徐行。”

  “可以吗?”

  刷的一下,于幼嘉睁开双眼清醒过来,撑起上半身看向对面。

  借着窗外朦胧的月色,此时徐年年正侧过身子面向于幼嘉,一双眸子氤氲着,如同泛着涟漪的湖水,又像流淌着髓液的琥珀,亮晶晶,莹润润,沉载着诸多繁杂的情愫。

  于幼嘉看着闺蜜这双眸子,一时沉默下来。

  直到她确信自己意识到了这件事的严重性与私密性后,才郑重的,轻轻点了一下头。

  于是她便听见徐年年细微的声音小小的传递过来:“我……我不是我爸妈亲生的……跟徐行没有血缘关系。”

  一时间,寝室里仿佛都陷入了无声的领域。

  于幼嘉张了张嘴,想要说什么,又不知道该从何说起。

  最后也不知道思绪想到了哪里,只是问道:“你什么时候知道这事儿的?”

  徐年年似乎不想回答,转过身背对着于幼嘉,好像刚才的那句话,就已经用尽了自己的勇气。

  但又过了几分钟后,于幼嘉隐约从对面床铺的方向,听见徐年年蚊子一般细微的声音传来:

  “大概是小学的时候。”

  于幼嘉不清楚的是,那会儿正是毕雯丽刚怀上徐岁岁的时候。

  ……

  ……

  北美,负责安排AppStore推荐流程的部门内。

  诺德坐在电脑前,手里捧着本公司的菠萝手机,正在打游戏。

  当然,跟躺平摸鱼的其他打工人不同,诺德并不是在偷懒娱乐,而是在认真工作。

  手里捏着AppStore推荐位的他们,每天主要的任务就是试玩成千上万个提交上来的手游,然后根据自身的经验,来判断哪些游戏值得一个推荐。

  可别觉得这是个什么好差事。

  如果是那些优秀出色的游戏,诺德能保证自己连续三天不吃不喝疯狂游戏。

  但如果每天玩的都是一些垃圾货色,那不仅无法获得精神上的愉悦,反而容易造成不小的精神创伤。

  尤其大多数游戏都不会有什么玩法上的创新,基本都是跟着市场风向见风使舵。

  一旦市面上出现一款风靡的游戏,诺德就能预见到自己接下来一段时间的噩梦,肯定逃不过被同类型但都是一堆劣质版的手游消磨神经的命运。

  而且让人诟病但又不得不夸赞的一句是,他们推荐部门有一个明文规定,就是每一款推上来要求试玩的游戏,试玩人员都至少得保证五分钟以上的游玩时间。

  在确保自己已经充分体验到这款游戏的核心内容后,才有资格去评判它是否合格,且能够被推荐。

  而就是这样的情况下,诺德总算熬完了又一个五分钟,关闭手里这个老旧又简陋的横版闯关游戏,只希望能赶紧玩一玩马里奥洗洗脑。

  伸手拿起桌上的咖啡喝了一口,诺德揉着眉头叹了口气:“真是该死,我才刚转岗到这里一个星期,就已经后悔来到这个鬼地方了。”

  “放轻松点。”一旁的同事麦伦笑道,“偶尔也是能找到一两款让人眼前一亮的作品的,这种在垃圾堆里找精品的感觉,是不是跟淘金很相似?”

  “但至少淘到的金子还能揣进自己兜里,而找到的好游戏,赚来的钱却不是我的。”诺德翻了个白眼说道,“这就仿佛是把你的初恋女人拱手让给别人娶妻生子一样糟糕。”

  “咳咳。”喝着咖啡的麦伦被他说的话呛了一下,但还是保持微笑鼓励道,“你不妨换一个角度想想,为什么不能是你提前玩弄了别人的妻子呢?”

  诺德听到后顿时一阵沉默:“……不得不说,你的想法真踏马妙极了,不过我感觉已经撑不了多久,最多再玩一个游戏,我就得休息一下。”

  说着,诺德打开了下一个游戏。

  手机屏幕上立刻亮起了游戏的名称——【水果刺客】。

  随后,整整二十分钟,诺德都没再说一句话。

  旁边的同事麦伦起身准备去上个厕所,结果发现刚才说要休息的诺德还在试玩游戏,不由笑着拍他肩膀提醒道:“嘿!刚才还说再玩一个游戏就停手,你可别把脑子给搞坏了。”

  诺德被他拍了下肩膀,顿时回过神来,恍惚中眨了眨眼睛,低头看了眼手机上水果刺客这款游戏,随后幽幽说道:

  “我确实只玩了一款游戏。”

  【扑街日记】:以后可能会写有关颜池醋和徐年年的前世外传,不过应该得等到更新缓和下来以后了,有些记忆闪回不适合放在正文,但不写出来的话又容易导致情绪不够饱满,还是有点纠结的,可能会当做番外内容来补充吧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aluo.net。阿洛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aluo.net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