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6章 别咬!(均订满3800的加更)_重生之逆流十年
阿洛小说网 > 重生之逆流十年 > 第156章 别咬!(均订满3800的加更)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156章 别咬!(均订满3800的加更)

  第156章别咬!(均订满3800的加更)

  这一刻,看着徐毅和徐行那两张无比熟悉的脸,徐年年的脑子都是一片空白。

  连后退而撞上门框的后背,都因为一时的懵逼,直接隔断了徐年年感受疼痛的神经。

  直到她恍惚中回过神来,才“嘶”的一声摸着后背,脸上又是吃痛又是震惊,另一只手指了指徐毅,又颤抖着指了指徐行,嘴唇也跟着微微颤抖:

  “你、你们……”

  “难道……”

  难道工作室就是她爹开的?!

  卧槽!

  徐年年现在脑子有点转不过弯来,差点就要由于过载宕机而烧坏了。

  醋醋说坐在中间老板椅子上的,就是他们工作室的老板对吧?

  那不就是她爸徐毅吗?

  所以天枢工作室就是她爸爸创办的游戏工作室?

  徐年年想到这里,又把目光转向徐行,一下子就恍悟过来,为啥刚才自己问颜池醋有关君酒儿事情的时候,她会一直支支吾吾假装不认识君酒儿这个昵称了。

  合着【君酒儿】就是徐行这个臭弟弟假扮的呗?!

  不然徐行干嘛要跟她说,工作室的这个君酒儿是他同学的姐姐啊?

  他直接说姐姐你的老爸偷偷摸摸开了家工作室,伱来帮个忙怎么样不就好了?

  或者让老爸自己来找她也行啊。

  难不成是因为徐毅偷偷摸摸自己出来开办工作室,怕一不小心被传到外面去,所以一直都尽可能隐瞒?

  徐年年感觉自己大概猜到了原因,但一回想起自己曾经在QQ上一口一个“君酒儿姐姐”的叫着,之前还好几次跟徐行炫耀工资,说姐姐马上就要赚大钱了,她就一阵社死和牙痒痒。

  合着你小子早就已经是皇军的人了呗?竟然还搁这跟我演戏呢?

  一想到之前每次自己跟弟弟炫耀的时候,弟弟其实暗地里都知道真相,甚至还借着君酒儿这个马甲调教自己,徐年年就感觉到了一阵羞耻。

  再看此时徐行心虚的避开视线,一副不要看我不要看我的低调模样,徐年年在心里重重的哼了一声。

  臭弟弟给我等着!

  看等老爸不在的时候我怎么收拾你的!

  “不要大呼小叫的,注意点你的仪态。”

  徐毅见她一进来就要认亲的样子,严肃的咳嗽两声,指了指面前的椅子说道:“先坐下来,自我介绍三分钟时间,你后面还排着人的,不要耽误别人的时间。”

  “不是,我……”徐年年睁大眼睛瞪着两人,寻思她这还面试啥啊,老板就是我爸,水果刺客还是她亲自参与制作的,你们忽悠我这么久,一个美工的岗位那不是随手就给了。

  尤其徐年年此时转念想到,这家工作室的水果刺客,如今可是在老美那边卖出去了几百万份啊!

  换算成人民币,哪怕扣除菠萝公司的抽成和各种税款,那也是好几千万的利润!

  之前因为她知道这游戏版权跟她没啥关系,所以感觉也不是特别大,顶多就是觉得赚了好多,要是能多来点奖金就好了。

  别的也不会多想。

  可是!

  现在这工作室是踏马的自家老爸开的!

  那这岂不就是说,他们家现在已经是千万富翁级别的家庭了?

  不对不对,估摸着再过两三个月,就要变成亿万富翁家庭了吧?

  卧槽!

  徐年年越想越上头,整个人走路都有点飘了,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走到椅子上坐下的,被徐毅皱眉催促自我介绍的时候,徐年年脑子里一片空白,之前准备的自我介绍给忘了个干干净净,直接开口下意识就是:

  “面试官您好,我是您的女儿徐年年,来自……”

  徐毅:“……”

  徐行:“噗……”

  一旁的徐行听到这里,差点没憋住,笑喷到一半连忙捂住嘴。

  被徐行的笑声干扰,徐年年这才回过神来,憋红了脸瞪了他一眼。

  反倒是徐毅有点奇怪,他还以为徐年年这丫头是提前跟徐行串通好了,要来他面前装个逼呢。

  结果怎么看上去比他昨天开震惊似的?

  难不成是徐行昨天没告诉徐年年,自己来工作室应聘的事情?

  所以徐年年这会儿也没想到,原本应该是姐弟之间美好又顺利的走过场面试,结果突然就变成了一出父亲竟是我面试官的狗血剧?

  这么一想,徐毅顿时无语的瞥了眼正在偷笑的徐行这小子。

  好嘛,原来不光是坑我来着,还打算直接坑你姐姐呢?

  要不是昨天晚上跟徐行秉烛夜谈,熬到深更半夜,了解到徐行内心真正的详实规划与胆大心细,徐毅都以为徐行这小子其实就是这么幼稚了。

  不过面试就是面试,徐毅还是秉持着公事公办的原则,朝徐年年提醒道:“好好做介绍,如果面试官不是我,你难不成也跟人说你是我女儿不成?”

  “谁让你们要骗我的……”徐年年嘴里小声嘀咕着,但还是迅速调整好自己的状态,慢慢把刚才给自己忘记的自我介绍回忆起来,老老实实的开始做自我介绍,“面试官们好,我是来自闵大……”

  徐年年本身的优秀,其实是不输于于幼嘉的。

  虽然在学校里的纸面成绩上,于幼嘉要略强一筹,但是在个人能力和工作态度这些实际的方面,一直都是徐年年的强项。

  否则她也不可能刚一接手水果刺客的美术工作,就能一路跟进,有条不紊的完成任务。

  这里面当然也有徐行策划方案十分完备,各种需求都非常明确有关系,但是对于一个才刚大三没毕业的美术设计师而言,这份技术水平已经可以说是很厉害了。

  一旦真正进入了认真状态,徐年年自然也就无形中展现出来了属于她的风采。

  一番详略得当的自我介绍后,徐毅还算满意的点点头,接着继续询问一些常规的问题。

  旁边的徐行撑着下巴,在徐年年总算没有一直瞪着自己后,终于有功夫仔细端详自己这位姐姐。

  今天的徐年年跟往常不同,身上穿了一套女士西服,搭配她脑后高高扎起的马尾辫,露出自己修长的脖颈和精致的锁骨,斜侧面看过去的下颌曲线十分优美,整个人看上去干练得体,颇有种青涩与成熟互相交织的味道。

  可惜了,穿的不是包臀裙。

  徐行偷偷瞅了一眼徐年年合拢后微微向一边倾斜的修长双腿,脑子里不由自主的浮现起徐年年穿着包臀裙的模样。

  这辈子他还没见过,但上辈子还没重生回来的时候,他倒是经常在徐年年下班喊他吃烧烤的时候见过。

  只不过那时的徐年年已经是成熟的水蜜桃,那双大长腿不仅依旧修长迷人,还不像她学生时期那样偏瘦,而是略显丰腴,在半露出肉色的黑丝包裹下,显得相当紧实又有弹性。

  除了胸脯依旧没能像水蜜桃那样成熟起来之外,那时候的徐年年确实非常吸引异性。

  不过姐姐的眼光比较高,三十多岁了都还没找男朋友,而且性格大大咧咧的,烧烤的时候还能跟他这个弟弟勾肩搭背,甚至喝得有点醉了,还能拉着他喝交杯酒,靠在他怀里,在他耳边吹着酒气。

  想到这里,徐行看着眼前穿上了一身西服的徐年年,看着她的身形与眉眼,仿佛都能依稀跟上辈子的那个年年姐重合在一起,只不过还稍显稚嫩了些。

  十几分钟的时间很快过去。

  面试完之后,徐年年下意识起身,又立马坐了回去,开口想要问道:“诶你们这……”

  “别耽误后面人的时间。”徐毅抬眼瞅了她一眼,指了指办公室的大门,“面试结果我们会在三天之内,以短信通知的形式回复,这几天请注意手机短信的提示。”

  徐年年张了张嘴,又给闭上了,鼓着嘴气呼呼的起身,临走前还哼了一声,看向徐毅的时候碰上老爸的眼神,不敢有什么作态,于是又把目光移到徐行身上,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。

  徐行:“……?”

  诶不是,他这从头到尾可都没说过话啊。

  咋就只瞪他不瞪徐毅的呢?

  不能这样偏心的啊。

  徐行有点牙疼,瞅了眼办公室的窗户,想想七楼还是太高了点,又把心思收了回来。

  “这下你满意了吧?”徐毅瞥了眼徐行,也注意到了徐年年看向徐行的眼神,顿时幸灾乐祸道,“你坑我倒没什么,反正我也不跟你计较,结果你还坑你姐姐,那你等着吧,一会儿出去了我可不帮你。”

  “别的呀叔。”徐行连忙陪笑道,“咱们昨天不还歃血为盟,要打出一片天来的吗?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。”

  徐毅听着一脸无语,随后又呵呵笑道:“你小子自己挖的坑,你自己去埋,又不是什么大事,年年她顶多揍你一顿,年轻人皮糙肉厚,熬一熬也就过去了。”

  在徐毅看来,徐行也就是故意瞒着徐年年,没告诉她今天的面试官是她爸,所以才被徐年年给瞪了。

  但徐毅不知道的是,徐年年压根就不知道游戏工作室是徐行开的。

  刚才因为秉持着公事公办的原则,徐毅都没给徐年年开口质问的机会,愣是从头到尾好好的面试完,把人给送出去了。

  而徐行也没意识到这一点,毕竟跟徐毅两人坐在这里,他俩都很清楚谁才是真正的老板,只不过徐毅算是长辈,徐行又不想给徐年年面试,所以才让徐毅坐在首位上而已。

  徐毅调侃了徐行一番,后面一位面试者就进来了,两人便重新收敛心神,继续进行面试。

  ……

  而此时,办公室外。

  徐年年气呼呼的从里面走出来,一屁股坐到于幼嘉身边。

  于幼嘉见她脾气这么大,不由好奇问道:“怎么了你这是?”

  “啊啊啊!”徐年年扑进于幼嘉的怀里,脑袋在她胸口顶啊顶,发泄自己郁闷和社死的情绪,“我要死了啦!”

  于幼嘉见她这副孩子气的模样,有点哭笑不得,拍拍她的后背无奈道:“你这么激动我也搞不懂发生了什么啊,就不能先解释一下?”

  徐年年在于幼嘉怀里发泄了一通,整的于幼嘉胸口的衣服都一片凌乱,才抬起头来气得牙痒痒说道:“这家工作室的老板,是我爸!”

  听到这话,于幼嘉明显愣了一下,随后顿时恍然大悟。

  如果那位面试官是徐年年的爸爸,那一切还真就说得通了,徐行坐在里面的原因,也得到了一部分的解释。

  但徐年年这话一出,旁边站着维持现场秩序的男秘书彭宇轩顿时就绷不住了。

  老板是你爸?

  你在逗我呢?

  他们老板这么年轻,看上去也就二十出头的样子,何德何能生出你这么一个女儿啊?

  彭宇轩站在一边听到徐年年说出这句话来,整张脸满是古怪神色,一想到这位年轻漂亮的姑娘喊他们家老板爸爸的场面,一时间有点不知该怎么吐槽。

  难不成是把徐总看上的那位大叔员工当做老板了?

  记得昨天徐总提到过,那个来面试的大叔是他叔叔来着……那眼前这个小姑娘岂不就是老板的姐姐或者妹妹?

  彭宇轩合理的作出推测,不过也没有替老板上前解释的意思。

  毕竟老板既然都没有要解释的意思,那当秘书的自然是少做少错,安心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就好。

  而另一边徐年年还在跟于幼嘉痛诉自家老爸和弟弟徐行的可恶行径。

  “所以说……你爸爸为了不暴露自己偷偷摸摸开游戏工作室的事儿,又想找个便宜点的美工,所以就跟你弟弟串通好了,把你蒙骗进去,1500一个月给工作室省钱?”

  于幼嘉听完徐年年的一整个逻辑链后,简单的把逻辑理顺,并由此总结道。

  “应该是这样吧?”徐年年鼓着嘴还在生气,“毕竟他要是提前跟家里摊牌,说自己打算辞职出来单干,而且还是做这种手机游戏,我妈肯定得跟他大吵一架的。”

  “这么说倒也说得过去。”于幼嘉摸着下巴点点头,“但是你弟弟为什么会知道呢?你这个当女儿的都不知道啊。”

  “嘁。”徐年年撇撇嘴,“他俩关系好着呢,徐行从小我爸就宠着他,比他亲爸还宠,比我先知道也没什么。”

  “而且徐行从小就喜欢计算机,肯定是老爸一直在教他,正好要出来创业,徐行还能免费给他这个叔叔打工。”

  “哼,反正我还是比徐行强的,好歹一个月还能有1500的工资拿,他那边估计就是给叔叔打白工,两个月连工资都没有。”

  徐年年这会儿还想着给自己找补,以此安慰自己受伤的小心灵。

  但于幼嘉倒是不这么觉得。

  就算刚开始徐行只是简单的帮忙,但是现在游戏都已经火成这样了,叔叔给侄子发点奖金也是合情合理的吧?

  一个月好几千万的利润,好歹给个几万块意思意思,还是很正常的。

  不过看着徐年年此时义愤填膺的模样,于幼嘉也只好捂嘴轻笑,没再去撩拨她的情绪。

  “好啦好啦。”于幼嘉拍拍她的后背,原本还想继续安慰安慰的,但是转念她又一想,自己为啥要安慰徐年年这家伙啊?

  就算再怎么被骗,你家现在都拥有了一家月入千万级别的游戏工作室,你这家里的掌上明珠,以后岂不是直接躺平享受生活就行了?

  想到这里,哪怕是平日里矜持温和的于幼嘉,都不免有些幽怨:“我看你还是少抱怨几句,要是把你这经历说出去,不知道多少人羡慕呢。”

  “你想想啊,一个大学生临近毕业去找工作,结果进了一家公司去面试,面试官竟然是他的亲生父亲,而且这家公司都是他父亲瞒着一家人偷偷建立起来的。”

  “你说这种遭遇,换成谁不愿意来上一次的?”

  “这可是月入千万的游戏公司啊,你知道这是什么概念不?”

  被于幼嘉这么一提醒,徐年年也算是渐渐从社死的氛围中回过味儿来。

  只不过千万这个金额实在太大,导致她其实很难有什么实感。

  毕竟又不是一摞一摞的现金摆在面前,冲击力确实没有她的社死要强烈。

  不过关键还是徐行这臭弟弟骚操作太多了!

  徐年年现在一想起来就牙痒痒。

  “嘉嘉你是不知道,徐行当时是怎么忽悠我的。”徐年年真的是越想越气,“先是装作无意问我专业,又提了一嘴工作室好像在招人,等我上钩后,才说帮我去问问看。”

  “之后又是告诉我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,还说什么原本美工已经招满了,但是还有一个小项目缺人,做事儿一套一套的。”

  “我现在看到这家伙就想掐死他!”

  于幼嘉看她这气愤的模样,不由呵呵一笑:“行啊,一会儿他出来了你记得掐重一点,不要让我看不起你。”

  徐年年被她这么一说,原本高昂的气势顿时给噎了一下:“……”

  “你看,嘴上说说而已。”于幼嘉瞥了她一眼,算是看透这个闺蜜了,“说到底还是心疼的,而且指不定心里这会儿正偷着乐呢,我就多余来安慰你。”

  “嘿……嘿嘿……”徐年年被她这么一戳穿,顿时不好意思的傻笑起来,低下脑袋小声嘀咕道,“那他就是很过分嘛,我还在QQ上喊他君酒姐姐,这不是贼丢人?”

  于幼嘉斜睨一眼,一针见血的说道:“那他一个男生假扮女号,不也挺羞耻的?”

  “呃……”徐年年呆了一下,被于幼嘉这波逻辑转换给秀了一脸,“你这么一说……好像确实是哈?”

  “我听说腾信的老总当初创办QQ的时候,早期也是整天假扮女号招揽用户来着。”于幼嘉捂嘴轻笑,“我建议你进了公司以后,得好好的把这段往事记录下来,让以后的人们都了解了解你弟弟这位工作室元老的发家史。”

  “哈哈哈~”徐年年被她说的逗笑了,忍不住鼓掌叫好,“嘉嘉你这个提议不错!我觉得完全可行~”

  在于幼嘉的调侃下,徐年年总算稍微从社死的感觉中走出来了一点,气也消了不少。

  毕竟面对一家月收入过千万的游戏公司,还是没几个人真的会生气的。

  这要是旁人听了徐年年的牢骚,估计下一句话就是“你不要不如给我啊,被骗多少次都心甘情愿的那种”。

  “诶,千金大小姐啊。”于幼嘉拍拍她的肩膀,心里还是有点羡慕的,“本来以为是我俩好姐妹一起来努力工作,结果却是老板竟是我闺蜜老爸的戏码。”

  “咳咳……”徐年年被她说的有点不好意思了,“你也不差的嘛,男朋友的老爸还是律所主任呢。”

  “这有可比性吗?”于幼嘉失笑摇头。

  所幸她也不是特别在意这种事情的人,随口调侃一句也就罢了。

  等到两人坐在这里聊了快半个小时,最后一位面试者也终于结束了面试,从办公室里走出来,离开了工作室的大门。

  很快,徐毅就先从办公室里走出来。

  “那我就先回去了啊,这边你自己搞定。”

  徐毅朝办公室里的徐行说着,便拎上自己的公文包,打算早点回公司,帮徐行把适合挖墙脚的同事都列一个名单出来。

  外面一直等着的徐年年看到老爸出来,连忙拦住他:“爸!你还没跟我说清楚呢!哪有你们这样一直瞒着我的嘛。”

  “我可没有要瞒你啊。”徐毅看着自家女儿一副不满的样子,顿时失笑道,“都是徐行那小子要瞒着你,跟我可没关系。”

  说着,他拍拍徐年年的肩膀,一边往外走一边说道:“我还有事儿要忙呢,你们慢慢聊吧,我先走了。”

  “诶。”徐年年还想问话呢,结果徐毅就直接走人了,连拦都没拦住。

  旁边的于幼嘉劝道:“你爸现在已经是大老板了,肯定很忙的,现在抽空出来面试已经很占时间了,你还是别打扰他比较好。”

  “这倒也是。”徐年年也不是真不懂事儿的人,见徐毅这么步履匆匆,也就没再多做纠缠。

  但是等她再一扭头,就瞅见徐行这家伙,正鬼鬼祟祟偷偷摸摸的从办公室里溜出来,沿着墙边悄咪咪的走着,想从她眼皮子底下溜走。

  往日一幕幕社死的画面霎时间映入脑海,又涌上心头,看着弟弟这副心虚的模样,徐年年的嘴角顿时掀起一抹残忍的弧度。

  “徐——行——”

  “你想溜去哪儿呢?!”

  “别跑!”

  “给我站住!”

  只见徐年年一个飞扑,就把徐行给扑到在地,跟个饿了好几天的母老虎似的。

  “停停停!咱们有话好好说!有话好好说!”

  “卧槽!别咬别咬!”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aluo.net。阿洛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aluo.net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