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0章 舆论的漩涡,腾信还是阿里?_重生之逆流十年
阿洛小说网 > 重生之逆流十年 > 第210章 舆论的漩涡,腾信还是阿里?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210章 舆论的漩涡,腾信还是阿里?

  第210章舆论的漩涡,腾信还是阿里?

  卢洋洋是杭城电子科技大学的一名大三学生。

  最近几天,刚刚被室友推荐着下载了微讯,起因就是室友说这个软件能找到附近的男生约会,很方便。

  抱着好奇心,卢洋洋尝试了一下微讯的附近的人这个功能,但是结果并不理想。

  于是她闲着无聊,就在自己的微博上分享了一下她这几天使用附近的人后的感想,给自己微博的好姐妹们排排雷。

  【第一,我没说附近的人就找不到好男人,但概率实在太低了,换位思考一下就知道,真正优质的男孩子压根也不会用这种方式找女朋友,用这个功能的男生基本都是抱着玩一玩的态度,对于真心想找对象的人来说效率太低】

  【第二,这上面的男生素质极差,就我这几天尝试交流的几十个男生里面,大概有三分之一上来就问约吗,还有三分之一则是一上来就跟审问一样,恨不得把你祖宗十八代都问一个遍,而且非要让你爆照,剩下那三分之一稍显正常,但要么聊不来,要么态度敷衍,没什么实质性的进展】

  【第三,如果你真的找到了聊得不错的男生,伱也很难分辨这到底是不是对方在网上装出来的,所以为了避免给自己带来危险,希望姐妹们如果真要线下约会,一定要选择白天,选择人多的地方,最好是带上闺蜜一起,有个照应,等见面熟悉之后再谈其他】

  【第四……】

  嗯,这就是个很常见的分享贴,只不过卢洋洋万微博玩的久,积攒了不少野生粉丝。

  加上最近这段时间,微讯的附近的人确实挺火的,很多人都在玩,所以一下子就吸引了许多人的关注。

  而卢洋洋在发现这个话题格外引人注意后,也上了心,一边继续尝试着附近的人,一边继续更新相关帖子。

  实际上她的内容虽然有些地方可能有失偏颇,但是大体上就是很正常的个人向体验分享,带有强烈的主观态度是很正常的事情。

  如果只是这样,那也不会引起廖沁宇这边团队的注意。

  但是随着她这几天的不断更新后,风向就突然慢慢的发生了变化。

  起因是在卢洋洋昨天的最新帖子下方,一个女性账号在评论区去回复,讲述了自己在附近的人上面找到的男朋友,网恋了一段时间后,被骗走了几万块钱的经历。

  随后,又有人在下方留言,痛斥了自己在附近的人上面找到的男友,跟自己在一起后线下约会,结果玩腻了就把自己给甩了,等她跑去他的学校的时候才发现,这个男生早有女朋友,是脚踏两条船。

  短短半天时间,类似的回复便塞满了卢洋洋的分享贴评论区。

  她的这个话题带来的热度也愈发火热,一下子就冲上了微博热搜榜单,排名直往上蹿升。

  卢洋洋本人都被这个架势给吓到了,想着要不要删掉帖子,可是人生第一次有上热搜的机会,她又有点舍不得。

  就在这样的纠结状态下,有关【微讯附近的人靠谱吗】的话题,便在12月13日中午的时候,被顶到了热搜第17名,而且看样子还有继续往上升的空间。

  一家公司的舆情管理也算是很重要的一环。

  徐行虽然暂时还没有专门设立一个部门来负责这一块的业务,但平时还是有交代廖沁宇和戴卓山注意一下的。

  尤其像是微讯附近的人功能,这种比较有争议的东西,注定了迟早会有各种状况发生。

  要知道,微讯现在的注册人数已经逐渐逼近3500万人的人数。

  如此庞大的用户数量,就必然存在素质上的层次不齐。

  这样的漏洞,不被利用才是怪事。

  “情况怎么样了?”

  徐行下午一点半的时候赶到了公司,没有去自己办公室,而是直接来到远洋国际11楼,微讯团队所在的地方。

  廖沁宇接他走进来后,便详细说道:“水军的痕迹挺明显的,几乎就是从昨晚十点开始,一直到今早十点左右,那个帖子下面爆出了上百个案例,都是各种版本分享自己遭遇的例子。”

  “现在舆论已经起来了,徐总,我们要不要发官方声明解释一下?”

  “实际上月初的时候,咱们附近的人就已经有了拉黑和举报功能,前两天也上线了权重等级划分,被拉黑和举报的次数越多,就越容易只搜到跟自己一样被拉黑和举报的那些人。”

  “而且凡是打开了附近的人功能的人,我们都会弹出提示框,让大家注意甄别,还罗列出各种预防措施。”

  “作为平台方,其实已经做得足够好了吧?”

  “这跟我们做的好不好可没关系。”徐行坐到椅子上,看着电脑屏幕上面显示的微博热搜详情,一边看一边说道,“这种时候下场解释,等于迎面接黑锅,不是屎也是屎。”

  “那难道就干等着,冷处理吗?”廖沁宇皱起眉头,又说道,“或者找微博那边降热度?就是不知道得花多少钱。”

  “降热度撤热搜的方案先做备选吧。”徐行摇头说道,“现在舆论才初具规模,不要着急。”

  “那就这么放着不管吗?”廖沁宇继续问道,“这个舆论走势,后面要是影响到大众对微讯的观感就糟糕了。”

  “呃,那倒不至于这么严重。”徐行起身把工位让给廖沁宇,伸了个懒腰道,“微博这种靠热度生存的平台,就像是海绵一样。”

  “海绵?”

  “嗯,挤一挤,水分还挺足的。”

  廖沁宇捂住额头失笑:“徐总,这种时候还有心情开玩笑吗。”

  “那你觉得,背后推波助澜的会是谁呢?”徐行笑着问道。

  “腾信?”廖沁宇用直觉猜测道,“毕竟微讯现在已经切切实实威胁到QQ的地位了,QQ想要借机打压我们很正常。”

  “嗯,有道理。”徐行没有否认也没肯定,只是接着说道,“那就看看腾信和阿里两边会给什么反应了,阿里不是一直在谈收购微讯吗?进展如何?”

  “这边一直在拖着谈判进度。”廖沁宇斟酌着说道,“不过那边的态度很坚决,出价很果断,我这边一直以微讯还在快速上升期,所以不想这么早出手为由婉拒了。”

  “如果你找人买东西,甚至不惜一直抬高价格,卖家却一直模棱两可,不肯出手。”徐行问道,“你觉得你应该怎么做?”

  廖沁宇当然知道,徐行问他这种问题,代指的自然是阿里。

  被他这个一问,廖沁宇恍惚过来,旋即讶然道:“徐总觉得,微博上的热搜是阿里搞的?”

  “我可没说这话。”徐行失笑摇头,“这种事情没法证实,顶多就是猜测而已。”

  “那咱们讨论这个有什么用啊?”

  “怎么没用?”徐行靠在办公桌边,双手撑在桌面上,仰起脸看着天花板,扭了扭脖子,“舆论之所以可怕,主要还是因为负面的影响所带来的可怕传播度。”

  “所谓好事不出门,坏事传千里,网络上一件坏事传播的速度远比好事儿要快,而且传播度更广,信息的繁殖和迭代都会更迅猛。”

  “而一旦这样的舆论氛围形成之后,网友之间就天然的形成了一层共识,一旦有人势单力孤的想要辩驳,就会被打成洗白党,被群众的洪流淹没。”

  “而当人们意识到这件事儿无法逆转后,就会下意识的选择闭嘴,舆论便彻底成了一方的狂欢,落入一种无形的螺旋当中。”

  廖沁宇是干互联网这行的,虽然之前在某度并不接触这方面的业务,但也算有自己的认知。

  被徐行稍一分析后,就很快明白了其中的难点。

  “那这岂不是无解了?”廖沁宇有些为难,“只能冷处理撤热搜了吧?”

  徐行笑了笑,只是说道:“对抗漩涡的最好方式,就是制造一个更大的漩涡,然后将它吞噬。”

  这话一出,廖沁宇顿时有种茅塞顿开的感觉,但是脑子里就是差那么灵光一闪,忍不住连忙问道:“那更大的漩涡是什么?”

  “阿里不是要收购微讯吗?”徐行脸上浮现起一抹坏笑,“媒体都是嗅觉灵敏的鲨鱼,咱们该放点血诱惑一下了。”

  ……

  另一边,华晨家园的合租房里。

  因为睡得晚,四个女孩子都一直睡到中午。

  颜池醋因为中间熬到了三点,加上昨晚喝了不少酒,酒量不佳的她睡着以后,足足睡了十个小时,都还窝在床上不想起来。

  姚圆圆的状态要比她好一些,大概下午一点多的时候,听到对门传来动静,她也就没再在床上多待,拍拍颜池醋的屁股后就下了床。

  “你昨晚几点睡的?都快睡成懒猪了。”姚圆圆一边换上衣服一边说道。

  “唔……”颜池醋在床上小小的挣扎了一下,被子里露出一条白白嫩嫩的小腿和脚丫,“不记得了,反正你睡着的时候我也差不多吧。”

  她可不好意思跟姚圆圆诉说做完的惊险经历。

  本想抛弃姚圆圆,偷溜到徐行那边去的,结果半路被徐年年阻击,计划失败,只能睡前亲了亲徐行,就又灰溜溜的回到这边睡觉。

  只是她不知道的是,自家男友昨天晚上,已经被他姐姐给“糟蹋”了。

  甚至这会儿,她亲爱的年年姐还窝在徐行的床上呢。

  另一边,于幼嘉睁开眼的时候,就发现徐年年不在家。

  起先她只以为徐年年是起得比较早,但是等她起床后在客厅绕了一圈,才发现事情有点不对劲。

  卫生间没有,厨房没有,阳台没有。

  于幼嘉拿起手机给徐年年打了个电话,结果却在床头找到了徐年年的手机。

  这手机都没带,总不可能直接出门去了吧?

  难不成……

  于幼嘉脸色古怪,看向徐行的卧室。

  结果还没等她想办法证实自己的猜测,那边的卧室门就已经打开了。

  穿了一身睡衣的徐年年打着哈欠,揉着脑袋,从徐行的卧室里面走出来,睡眼惺忪的慵懒模样,刚要朝卫生间走去,在发现客厅的于幼嘉后,顿时脚步一顿。

  “哎呀,好奇怪。”徐年年一脸心虚的左看右看,随后打着哈哈朝于幼嘉问道,“嘉嘉,你看到徐行没有?我过来叫他起床,结果发现房间里没人。”

  “呵呵。”于幼嘉冷笑两声,双手抱胸直视徐年年心虚的眼神,撇了撇嘴道,“谁知道呢,你打个电话问问不就行了。”

  “说的也是。”徐年年装模作样的点点头,连忙朝自己的卧室走去,“那我去打个电话。”

  “不用过去了。”于幼嘉呵呵笑了两声,把徐年年的手机往桌上一摊,“你手机在这儿呢。”

  “哦哦,谢谢了啊。”徐年年没敢去看于幼嘉盯着自己的目光,刷的一下拿走手机后,就一溜烟躲回了卧室。

  在她快要回到卧室的时候,还正巧撞上了刚换好衣服走出来的姚圆圆。

  “早上好啊圆圆姐。”徐年年连忙打招呼,掩盖自己脸上的心虚。

  “应该说是下午好了。”姚圆圆失笑道。

  两个人在走廊尽头错身而过,徐年年打完招呼就回了卧室,换了一身衣服后,总算长舒了一口气,啪叽一下倒在自己的床上。

  看着头顶的天花板,徐年年怔怔的出神,回想起昨晚跟徐行的一切,两边的嘴角下意识的翘起一抹弧度,看上去傻乎乎的。

  不行不行,不能得意忘形。

  徐年年深吸了几口气,拍拍自己的脸蛋,让自己清醒一点。

  昨天的事情还是太冲动了一点,自己不应该这么激进的。

  还好先前徐行因为公司里有事儿,急匆匆的就出门了,否则徐年年还真不知道起床后要怎么面对他。

  但是现在既然已经暂时分开,大家重新回归生活中的正常位置,徐年年就干脆准备装傻充愣了。

  就当昨晚的一切没发生过吧。

  除非徐行自己憋不住,什么时候又来找她……

  唔……那到时候自己要不要拒绝啊?

  或者再帮一下?

  其实也不是不可以……反正……就……只是帮个忙而已。

  想到这里,徐年年又羞赧的用力捂住自己的脸,在床上翻来覆去啊啊叫,连于幼嘉走进来了都不知道。

  “本来还想问问的。”于幼嘉靠在门口,把门关上后,一脸失笑的看着她发泄着内心激动的情绪,不由调侃道,“你这是跟你弟摊牌了,还是把他给吃了啊?”

  “啊!”徐年年被她吓了一跳,赶紧缩进被窝里当鸵鸟,“嘉嘉你说什么呢?我听不懂呀,我跟徐行是清白的。”

  【友情py】:《我家学姐,不是人!》——和非人学姐们的恋爱贴贴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aluo.net。阿洛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aluo.net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