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5、chapter 25_我先动的心
阿洛小说网 > 我先动的心 > 25、chapter 25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25、chapter 25

  chapter25

  眼看学生就要冲上来。

  边溪下意识准备上去帮褚焉。

  下一瞬。

  霍栩之大步冲到褚焉身边,揽住褚焉的腰,把她自己怀里带。

  滑滑板的学生冲着褚焉站立的方向冲,最关键的时刻,被周围的同伴拉着,离路边的绿化树险险只差了十来厘米。

  众目睽睽,霍栩之揽着褚焉的腰,问她:“没事吧?”

  褚焉半个身体靠在他怀里,比差点冲到树上去的学生安全得多。

  她摇摇头:“没事。”

  霍栩之嗯了一声,放开她,一只手却还是紧紧攥着她的手。

  几个学生抱着滑板站着,一个个这时候才知道害怕。

  打头的学生冲着霍栩之跟几个副校长道歉,“对不起老师,我们不是故意的。”

  有个副校长皱眉看着他们,“你们是哪个学院的?在学校里这么不注意。”

  “管理学院。”

  副校长眉头皱了皱,看着霍栩之,“霍老师说该怎么处理?”

  霍栩之没应,他看着褚焉,“你说呢?”

  褚焉顿了下,她说什么?

  谁还没个贪玩的中二时期,别说这几个学生是玩滑板没出什么事。回想她这个年纪去学车差点把墙撞了,跟她比起来,这些都不是大事了。

  她没所谓地摆摆手,“没事,都回去吧,下次注意安全。”

  副校长看着霍栩之,几个学生也看着他。

  他们都认出来了褚焉,一个个忍不住偷偷看她,却也只能看见她被霍栩之挡在身后。

  这几个学生心里都荡漾着在瓜田的兴奋感。

  年度大瓜,独家的那种。

  副校长轻咳一声,几个学生一凛,站直身体看着副校长。

  副校长:“以后在学校里小心安全,不许再这样了。”

  放走了这几个学生

  霍栩之攥紧褚焉的手腕。

  他手上的热度灼烫了褚焉的手,褚焉忍不住想抽出手。

  抽了一下,没抽动。

  第二下,他攥得越来越紧。

  外人看来两个人的动作有些亲昵,一看就知是亲近的关系。

  几个副校长对视一眼,率先跟霍栩之打招呼,离开了。

  邬妙涵神色复杂。

  她认识霍栩之超过五年,早已揣摩过他每一个细微的表情,却从没见过他这样。

  她心里轻叹,看来他们之间的关系早已不是她想的这么简单。

  边溪主动跟褚焉道别:“焉焉,我们先走了。”

  褚焉手被霍栩之攥着,她点了点头,“好。”

  临转身前,边溪突然想起什么,他又叫住了褚焉,“那个综艺你还参加吗?”

  褚焉愣了一下。

  什么综艺?

  在她印象中,她最近没接过任何综艺的工作。

  边溪看她神色便猜到了,他了然一笑,“在庆大录制的那个学习综艺。”

  褚焉立马反应了过来。

  之前宋平安跟她说过这个综艺,但是在朱长青卖了公司之后,这个节目的嘉宾已经把她换了,朱长青根本不会让她参加。

  她摇摇头:“不参加了。”

  边溪耸耸肩,哦了一声,遗憾道:“好吧,我还以为咱们还能继续在新节目里合作。”

  褚焉笑了笑,没说话。

  听边溪的意思,他应当也是这个节目的嘉宾。

  瞬间,她更不想参加这个节目了。

  她跟边溪之间的关系并未熟络到这个地步,也并未好到边溪需要专门这样说的地步。

  她仰头看了看站在她身边的霍栩之,有几分明白过来。

  难道,是为了他?

  等人影都看不见了,霍栩之还攥着她。

  褚焉抽了抽,没抽动,她看着行政楼门口,淡淡开口:“放开吧。”

  霍栩之顿了下,放开了她的手。

  他似乎是有点不高兴,眉头浅浅皱起,“他是谁?”

  褚焉看着他。

  好半响,她才笑出来,“霍老师,吃醋了?”

  霍栩之神色不变,他抬起眼皮瞥她一眼,手插回兜里,转身上车,根本不回她的话。

  沉默已然说明一切。

  褚焉刚想笑,却又觉得不太厚道,转而收了笑意。

  时间过了许久,南安跟梁泽还没从楼上下来,褚焉有些担心。

  担心渣男会给南安难堪。

  毕竟渣男现在留校了,校园恋爱里不论结局如何,名声上容易吃亏的总是女孩子。

  她往霍栩之那边走了两步,敲敲车窗。

  等车窗降下来,霍栩之疑惑的看着她。

  褚焉肆无忌惮地看了霍栩之半响,欣赏了好半天他的美色,才开口:“霍老师,好人做到底,帮个忙。”

  “嗯?”霍栩之问:“什么忙能让你不躲我了?”

  褚焉听出来他的意思,她装作不懂。

  下巴轻抬,她仰头看着行政楼,“你陪我上楼一趟吧,我去看看南安。”

  霍栩之没看行政楼。

  他抬头,视线正好对着褚焉的脸,下颌线条流畅优美,一如初见。

  他静静地看了几秒。

  几秒后,霍栩之轻轻一笑,“我有什么好处?”

  褚焉:???

  这是人话吗?

  她愣了愣,“都说霍老师是好人,帮帮忙嘛。”

  霍栩之:“我不是。”

  他从车上下来,俯身看着她,“谁告诉你我是个好人?”

  褚焉被他困在方寸间,她不得不抬头看着他的眼睛,“那你想要什么?”

  霍栩之深深看她一眼:“没想好。”

  褚焉:“没想好?那你说个......”

  屁!

  最后这句脏话被她吞进去,但是霍栩之懂了。

  他同样装作不懂,似笑非笑看了她一眼。

  他说:“先记着,回头补。”

  褚焉吞下了满嘴想骂人的话。

  形式比人强,她认栽。

  褚焉捞过自己的拐杖,一步一步往行政楼里走。

  行政楼是庆大小区的老房子,三层的小楼,还带了一些欧式风格。褚焉还在校的时候就听她的同学说过,这个楼的历史超过了一百年,标准的文物古建筑,能放进历史书上那种。

  要不是庆大选址在这,又是国内最好的学校,这楼怎么都落不到庆大手里。

  绿荫遮蔽,霍栩之牢牢扶着她,没有半点不耐。

  褚焉问一边的霍栩之:“霍老师以前来过庆大没有?”

  霍栩之摇头:“没有,我大学直接出国读的。”

  褚焉精神一振,这可是她的母校,既然没来过,她多少也要尽到东道主的责任。

  她唇角扬了一抹笑,“霍老师不知道我们这个行政楼吧?我上学时候,我们这个楼号称老板楼,许多大佬都在这个楼里。”

  “在这里做什么?”霍栩之问。

  “上课、开会,基本都在这里。”褚焉随口说:“我也不太能理解大佬们想什么,好像不在这里开个会就不算大佬一样,我校的硕博大导基本都在这。”

  提起她的母校,褚焉语气依然还是懒懒散散,倒让霍栩之有些好奇。

  一般人,提起自己的母校多少还是会激动兴奋,但褚焉全然没有这种感觉。

  霍栩之问:“你不喜欢这里?”

  褚焉愣了下,“何出此言?”

  霍栩之打量她一眼:“你说话的语气。”

  褚焉顿时沉默了。

  她确实不喜欢庆大,庆大是韩妙给她选的,但四年下来,她对庆大多少也有了感情,就像韩妙的意图一样。

  韩妙知道她重感情,所以采取这种温水煮青蛙的方式,先把她丢到庆大,试图用四年时间来磨她身上的棱角,让她接受这个既定事实,更让她不再对抗。

  褚焉了然这一点。

  沉默片刻,她扯了个没多少感情的笑出来,“谈不上喜欢不喜欢吧,庆大是我妈给我选的,不是我自己选的。”

  霍栩之静静地听。

  每次一提韩妙,褚焉的情绪都会改变,不想提又不得不提。

  生了她养了她,是她这一生都绕不过去的点。

  要真正解决这个问题,最终的落点还是在褚鹤鸣跟韩妙之间的竞争上。

  谁最终掌握了褚家,谁就是最终的胜者。

  他想了想,不知道褚鹤鸣绕路到港城那边谈的生意怎么样了。

  褚焉笑着问:“霍老师没见过我妈吧?”

  霍栩之:“见过,鹤鸣婚礼上。”

  “哦对。”褚焉想起来了,“我哥婚礼你是证婚人,也不知道我哥那边怎么样了。”

  “还行。”霍栩之说:“我昨天晚上刚跟他视频会议过,他那边进展很顺利,两周后到海市。”

  闻言,褚焉心放下大半,“这两天我还没来得及问他,等他到海市我去接他,两周后我脚应该好得差不多了。”

  霍栩之嗯了一声。

  临上台阶,他看了眼她的脚,提醒她,“小心。”

  褚焉点头。

  她一边在霍栩之的搀扶下上台阶,一边跟他闲话,“霍老师读书时代经常回国吗?”

  “没有。”霍栩之随口说:“读书时代忙着学习,很少回来。”

  “在国外学习是什么感觉?”

  “孤独。”

  霍栩之给出这个回答。

  他高中毕业就在母亲安排下出了国,他父亲想让他在国内走政途,但他母亲想让他出国学习商业。

  最终他选择了从商。

  原因很简单,相比霍贺安在政途上沉浮,他更喜欢从商。

  褚焉应他,“大多数时候孤独才是常态。”

  两个人之间的话题很散,且漫无边际。

  褚焉没有就这个话题继续,她换了话题,“我上学那会经常听我哥夸你,我每每不学习的时候,我哥总会说如果我是你的妹妹,一定会被改造的。”

  霍栩之轻笑出声。

  褚焉又说:“但我觉得做你的妹妹一点都不好——”

  她顿了顿,霍栩之果然看向她。

  她浅浅笑了起来,“我可不喜欢搞兄妹骨科。”

  两人的脚步已经进了行政楼。

  室外温度将近30,一进行政楼,冷气吹得褚焉原地打了个哆嗦。

  她还穿着短裙,冷气吹来的接触面更大了。

  霍栩之低头,上下打量着她身上的露脐上衣和短裙。

  好看。

  褚焉身材不是标准意义上的纤瘦,甚至还可以说是有些丰腴,胸大腰细,曲线玲珑,虽然骨架纤巧,但胜在她个子高挑,中和得恰到好处。

  这样的身材,添一分则壮硕,减一分则细弱。

  霍栩之回想了一下那一晚手捏上她腰背的触感,肌肤细腻骨肉匀停,掌下身段几乎可夺人魂魄。

  他禁不住喉结动了动。

  褚焉不知道他在脑子里开车,她走了两步,发现他没跟上来。

  回头一看,霍老师竟然站在原地发呆。

  褚焉有些迷茫。

  她轻轻喊他:“霍老师?”

  连喊了三声,霍栩之才反应过来。

  褚焉一双眼清凌凌的看着他。

  霎时,温度一热,他脸上微微发红,连带耳朵尖都是红的。

  褚焉诧异极了,“霍老师,你脸红什么?天太热了?”

  霍栩之:.....

  他轻咳一声,手插在兜里悄悄攥成拳,抬眼淡淡地看着她。

  “有点热,走吧。”

  然后,大步朝前,把褚焉落在身后。

  褚焉:????

  这男人真让她摸不着头脑。

  她紧走两步跟上。

  咔哒咔哒。

  拐杖的声音在大厅回响。

  没走两步,霍栩之霍然想起褚焉的腿。

  他放慢脚步,停下等她。

  又忍不住侧身看了褚焉一眼。

  褚焉单腿走得慢,霍栩之稍等了等,又大步向后去接她。

  褚焉更迷茫了。

  何必呢?

  既然都要回来接她,何必要突然暴走?

  难道——

  褚焉脑子里闪过一道雷,她突然反应过来,难道霍栩之脸红跟她有关?

  她略略皱眉看着霍栩之。

  等霍栩之走到她面前了,她才缓缓开口:“霍老师,你刚刚——”

  霍栩之看过来。

  “是不是在想我?”褚焉说。

  静默。

  良久。

  霍栩之抬眼看着她,眼神淡,脸上神情更淡。

  他说:“是又怎么样。”

  承认得十分干脆。

  褚焉是个没良心的,霍栩之一承认,她想皮的心按都按不住。

  她轻笑一声:“你刚刚在想我什么?这样?”

  她凑近一步,整个人快贴在他身上,还伸手虚虚圈着他。

  霍栩之垂眸看着她。

  她眼里染上些许笑意,这点笑意,让霍栩之也跟着笑了。

  下一瞬。

  他手揽着她腰,盈盈细腰就在他掌下。

  她的腰,细到只有他一只手掌大小。

  霍栩之靠近她,呼吸交缠,唇与唇的距离不过只有几厘米不到。

  他笑了笑,“是这样。”

  作者有话要说:我等下再写一更,预计十二点后才能写完,你们明天早上起来看。

  晚安。

  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aluo.net。阿洛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aluo.net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