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6、chapter 26_我先动的心
阿洛小说网 > 我先动的心 > 26、chapter 26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26、chapter 26

  chapter26

  褚焉呼吸渐渐紊乱。

  静静等着这个亲吻到来。

  “你们在做什么?”

  双唇快要紧贴,电光火石之间,那边传来一个人喊声。

  声音里惊讶一浪三叠冲过来。

  一听就知道主人现在心里状态。

  褚焉跟霍栩之同时顿住。

  两人还保持着刚才的动作,一起转身看去。

  梁泽跟南安站在楼梯口看着他们,梁泽单手捂嘴,一脸又震惊又娇羞又意外地看着他们。

  南安在一边捂眼,实在不忍心看到这样的修罗场。

  太惨了。

  她现在才反应过来,原来梁泽一直都不知道这对狗男女快搞在一起了。

  可想而知梁泽受到的冲击有多大。

  他们本是从三楼下来,下来时候梁泽还在碎碎念担心褚焉一个人在车里。

  结果,才转过拐角,便见一对男女在大厅里抱在一起。

  起初梁泽还随意玩笑说:“你们学校这校风不行啊,随便什么人都能抱在一起!”

  南安眼尖,她一眼就看见了褚焉绑着纱布的左腿,瞬间便知道下面这对败坏她学校校风的是谁。

  她下楼的动作缓了缓,拉住梁泽,“我有个东西忘了,你陪我去拿一下。”

  梁泽皱眉看着她,“你们女人就是磨磨唧唧的。”

  南安气得咬牙,要不是看在刚刚梁泽帮了她的份上,她绝对能一脚把梁泽从楼梯上踹下去。

  南安冷笑一声:“走不走?”

  梁泽下意识怂了,“我也没说不走——”

  他被他姐揍怕了,一看到女人变脸下意识就怂。

  南安准备拉着他往上走。

  但这时候已经来不及了,他们已然走到了楼梯下,梁泽也看见了褚焉的腿,以及霍栩之的脸。

  梁泽震惊地眼睛瞪大,鼻翼扩张,愣愣地看着这对男女就要亲上——

  他急忙大喊一声:“你们在做什么!”

  他吓得不轻。

  看着霍栩之的眼神仿佛看一个禽兽。

  他快步走过来。

  褚焉单腿站不住,霍栩之手还放在她腰上揽着她,支撑着她站好。

  梁泽眼神在他们身上扫了三个来回。

  他一脸谴责,“老三你你你你跟焉妹妹......你们......”

  他吓得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。

  霍栩之看着他,淡定极了,“我喜欢她。”

  梁泽:卧槽!

  他嘴张大,指着霍栩之的手都在颤抖:“你你你你你——”

  “你这样对得起鹤鸣吗?”

  霍栩之神色不变:“鹤鸣那边我会去解释。”

  他垂头看着褚焉,“站得住吗?”

  褚焉点点头。

  南安已经到她身边了,借着南安的力量她也能站好,更何况还有拐杖。

  霍栩之放心下来,“走吧。”

  傻白甜梁泽还在原地震惊。

  褚焉转头看着他:“梁泽哥,其实我也挺喜欢霍老师的。”

  南安十分同情他,顺道轻轻拍了拍他肩膀,安慰他:“你换个角度想,说不准褚鹤鸣早就知道了呢,不然焉焉也不能住到霍家去。”

  梁泽:卧槽!

  他突然反应过来,或许真的是这样?要不然褚鹤鸣怎么能放心褚焉住到霍家去,明明在帝都的亲友还有那么多。

  梁泽顿时觉得褚鹤鸣背叛了他们的同盟。

  连带他看霍栩之都十分不爽,有种自家精心养育的白菜被猪拱了的感觉,就算这只猪是全帝都人人都想要的,但他也是只猪。

  褚鹤鸣:心里冤。

  车上,南安陪着褚焉。

  褚焉把腿搭在座椅上,换了个舒服的姿势,才问南安:“你跟渣男的事情解决得怎么样?”

  南安神色一黯,“我去的时候正好碰上他在办公室发喜糖,说是要结婚了。”

  褚焉:“速度这么快?他这是无缝接轨了吧。”

  南安冷笑一声:“我也是今天才知道我他妈被绿了,要不是今天来找他,我还一直以为真是我们聚少离多他等不起了。”

  褚焉抱了抱她,“没事姐妹,等我好了咱们去手撕渣男。”

  南安:“不用了,我已经撕过了。”

  南安确实是撕过了。

  她去找前男友,只是为了当面正式跟前男友说分手,以及把之前放在他那边一份重要的论文拿回来。不想一去到办公室便撞见他在办公室里发喜糖,跟隔壁理工一个本地女博士准备结婚,连婚礼日子都订好了,就订在一个月后。

  速度快得她坐火箭都赶不上。

  到此南安才算明白,她头顶岂止是绿,还是万里无垠的青青草原,绿得她发光。

  当场她就不干了,趁着办公室人多,南安直接质问渣男,还顺带把渣男出轨这件事坐实。

  渣男自诩是个文化人,多少要脸,南安才指责他就迅速甩锅,都是因为南安在泌尿科鬼混、都是他情不自禁......

  听得南安想吐。

  甚至渣男还做妻妾的美梦,他还担心南安离开他以后再也找不到比他更优秀的人,深情款款地看着南安:“安安,我爱她,但是我也爱你,我们就不可以三个人在一起快乐的生活吗?”

  南安差点连隔夜饭都吐出来。

  她不禁开始怀疑自己的眼光,这样一个奇葩,到底是怎么被她撞上还深信不疑的?

  南安转身就想走。

  渣男反而拉住她:“安安,我知道你找不到别人的了,我在这等着你。”

  恰在此时,梁泽这个傻白甜从楼梯口慢慢悠悠地走过来,姿态悠闲得很。

  一看见他,南安眼前一亮,无他,梁泽这个傻白甜虽说人傻了些,但皮相长得实在不错,别说跟普通人比,跟明星比都不遑多让。

  身段气质样样都好,虽说是看着花里胡哨的,但气质压不住,一眼就能知道不是普通人。

  梁泽也看见了南安跟渣男,他上下打量着渣男,话却是对着南安说的,“可以走了吗?”

  这句话说得还颇有几分霍栩之的调调。

  南安十分满意,就是这种调调最能唬人。

  她一把拉过他,挽着他的手跟渣男介绍:“这是我未婚夫,我们很快也会结婚了。”

  渣男不信。,梁泽也懵了。

  气得南安当场按住梁泽强吻上去,才让渣男真的相信,灰头土脸的走了。

  至于梁泽?亲都亲了,南安可没脸再看他什么反应。

  听完全过程,褚焉大笑不止:“梁泽哥今天真的受惊不少,太惨了。”

  南安捂着脸,哀嚎一声:“我怎么能脑抽干出这种傻事?”

  褚焉轻拍拍她:“就当一时爽了,好歹他质量好。”

  南安幽幽一叹,“我把这半辈子的脸都丢光了。”

  梁泽也在叹气。

  他今天着实受惊不小。

  他一边开车,一边叹气。

  十分钟,叹了数十次。

  霍栩之侧头瞥他一眼,“想说就说。”

  梁泽憋了这么久,就等他这句话。

  他赶紧问:“你跟焉焉什么情况?”

  霍栩之看着前方。

  他们的车往市区走,前方正好遇到一个红绿灯。

  霍栩之静静地看着。

  他的车让给了褚焉跟南安,他则来陪着梁泽看梁泽开云霄飞车。

  这个话题起得不算突然,但他并不想跟梁泽细说。

  从何说起?如何说起?

  说他活了这么多年从未如此对一个人动心?

  他淡淡开口:“就你看到这样。”

  梁泽:“卧槽,你们玩真的啊?”

  霍栩之:“你说呢?”

  梁泽懵逼半响。

  他实在想不明白,这两个人到底是什么时候搅合在一起的?

  还是在他眼皮子底下搅合在一起的。

  这让他十分迷茫。

  但他更好奇一个问题,“你对焉焉,动了真心了?”

  霍栩之没说话。

  他眼睛还在看着前方。

  梁泽也不急。

  这个时候,沉默缭绕在他们中间。

  这个问题,说简单也简单说难也难。他们这个圈子里,见多了互相之间只是玩玩而已的,所以他很想知道,霍栩之对褚焉到底是到了什么地步。而且,从情理来说,一个是他看做亲妹妹的人,一个是他几十年的兄弟。两个人与他的关系都一样亲近,一时间他竟不知该帮谁。

  良久。

  霍栩之终于轻轻开口:“是。”

  褚焉在霍家又养了一周。

  她脚上的纱布能拆了,也能丢开拐杖走动几步,只是伤口结痂快好了,还需要小心。

  褚焉从楼上下来,一步步走得很慢。

  齐奶奶刚好把炖好的鸡汤端上来,笑吟吟招呼她:“焉焉快下来,吃饭了。”

  “好的。”

  褚焉动作缓了一下,心里在滴血。

  齐奶奶做饭厨艺上佳,加上她没有孩子,便把霍栩之跟褚焉当做她的亲孙子一样照看。顿顿吃得好。要不是褚焉自己有意识在控制,这两周早就被齐奶奶养胖了十斤不止。

  女明星最胖的就是长胖,一旦长胖,上镜照片总能被网友以各种刁钻的角度找出她胖的点。

  细想想,褚焉觉得自己实在有几分英勇就义的感觉。

  一边馋一边减。

  齐奶奶就是她减肥之路上最大的障碍。

  但是——

  “焉焉下来了吗?”老太太在楼下喊。

  褚焉摸一把泪,连声应:“来了来了。”

  等下了楼,霍栩之不在。

  褚焉没问。

  霍栩之近来的路线十分简单,公司、家,家、公司。

  简单到不像个总裁。

  总裁该有的夜生活他全然没有,一入夜生活素净得可怕。

  这人自律克制到了极点。

  齐奶奶看着她的腿,问她:“今天是不是要去拆纱布?”

  褚焉嗯了一声:“下午去,医生早上要查住院。”

  “拆了纱布去哪?”

  褚焉想了想,最近因为公司雪藏,她没有工作,日常时间都是她自己的。就连宋平安都因为她受伤不来烦她了。

  想了一圈,褚焉确认自己晚上没有任何事。

  她问:“拆了纱布就回来。”

  齐奶奶笑容更胜,灿烂得像一朵向日葵盛开,只是花面上都是褶子。

  老太太一笑看着就更加慈祥。

  褚焉很喜欢老太太。

  她爷爷奶奶死得早,外公外婆又一直在老家,前两年也都没了,算起来,在亲情上褚焉得到的回馈一直都很单薄。

  除了褚鹤鸣,其他人都没有让她感受到亲人的感觉。

  尤其是韩妙。

  母亲缺位了,孩子势必是要去别的地方寻找填补。

  有些孩子可能会用叛逆、烟酒、早恋这些东西来填,更多的孩子会去下意识寻找能让他们感受到温暖的人来填补。

  齐奶奶笑得灿烂又神秘,她压低嗓子,在褚焉耳边悄悄说:“那你今晚早点回来,有惊喜。”

  褚焉反问她,“什么惊喜?”

  “你回来就知道了。”

  “奶奶——”褚焉靠着她软绵绵撒娇:“您就告诉我吧。”

  齐奶奶被她摇得头晕,举手投降,“今天是栩之生日,你早点回来,咱们几个在家里吃顿便饭。晚上估计梁泽他们都会来。”

  褚焉顿了顿,她下意识掏出手机看日历。

  6月3日,双子座。

  她忍不住撇嘴,霍栩之这个表现哪里像个反复无常的双子座。

  她把日子记下。

  “梁泽哥他们年年都来?”她问。

  齐奶奶想了想,“除了栩之出国那几年,基本每年都来,不过带头的还是你哥。鹤鸣这孩子心细,总是能提前想到这些事情。”

  褚焉沉吟半响。

  她还不知道褚鹤鸣到没到海市。

  不过这不是当下最要紧的,当下最要紧的,是她晚上要送什么礼物。

  褚焉说:“奶奶,霍老师他喜欢什么?”

  齐奶奶极认真地想了半天。

  半响后,她还是决定放弃,“栩之从小性子淡,没有特别喜欢的,也没有特别讨厌的,我琢磨着你也不用送东西,你在他就挺高兴。”

  褚焉耳朵动了动,装作没听到这个话。

  晚上,到底送什么给霍栩之当做惊喜好?

  作者有话要说:@娅,朋友你看我,估计还有个两万字左右就会岁啦!!!

  ps:明天我有个工作要做,所以明天只更新3000,时间我尽量早。

  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aluo.net。阿洛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aluo.net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