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9、chapter 29_我先动的心
阿洛小说网 > 我先动的心 > 29、chapter 29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29、chapter 29

  chapter29

  “奶奶开门。”

  褚焉站在院子大门口,叫齐奶奶开口。

  她从医院出来的时候已近六点,等到了霍家,时间走到了七点多。

  她一路上走得火急火燎的,就怕错过了晚餐时间。

  等到了家,霍栩之的车也正好刚到门口。

  褚焉从车上下来,霍栩之站在门口看着她。

  等她走进,霍栩之问:“不高兴?”

  褚焉愣了一下,抬头看着他。

  明明她什么话都没说,他却知道她不高兴了。

  她摇头,“没有。”

  两人并肩往前。

  还没进门,齐奶奶便已经站在门口等着他们了。

  褚焉笑了声:“您再不开门我就饿死了。”

  齐奶奶含笑看着她:“东西都准备好了,馋嘴猫。”

  他们刚准备进去,院子大门刺啦传来一声响。

  汽车的急刹车声。

  褚焉跟霍栩之同时转头看,一串超跑停在大门口。

  同时急刹。

  打头的车十分眼熟,大红色的敞篷,双门展开,骚包的梁泽从车里出来。

  夕阳挂在天空上,暮色渐渐浓郁,眼看将要天黑。

  梁泽站在夕阳下,摘下大墨镜,抬指轻弹额角碎发,冲褚焉跟霍栩之挑眉一笑,“老三,我们来了。”

  他拍拍掌,从后面的车里下来一串人,基本每辆车上都是俊男美女的搭配。

  有趣的是,每一个女孩子身上都穿着大红色的短袖上衣。

  香车美人一起站在夕阳下,声势浩大得很。

  这还不算完,随着梁泽一声令下,到场的美人们齐齐转身,每个人的身后都用白色的喷绘写着一个字,从左到右结合起来就是:

  霍老三生日快乐。

  褚焉:“噗。”

  她实在忍不住,噗嗤噗嗤笑个不停。

  梁泽这个奇葩竟然能想出这样别开生面的方法个霍栩之庆祝生日。

  不用看都知道,霍栩之的脸色一定很精彩。

  褚焉快笑抽过去。

  她眼泪都快笑出来,撑着肚子看着霍栩之。

  周围所有人都笑成一片,就连齐奶奶都笑得皱纹纵横,这一群人中,唯独霍栩之冷静如初。

  他看着梁泽,眉头轻拧,“这就是你今年送我的生日礼物?”

  梁泽跟两个男人勾肩搭背一起走上来,笑眯眯看着他:“惊不惊喜意不意外?”

  霍栩之轻嗤一声:“是挺惊喜的,倒是你的保留风格。”

  褚焉抹了一把笑出来的泪,“梁泽哥,你可真是个天才。”

  梁泽翻了个白眼,“看吧,我就说你们这些俗人理解不了我们天才的境界。”

  他边上的两个人默默退开,一脸我跟他不熟的表情,恨不得跟他拉开三米远的距离。

  这两个人褚焉也都认识,都是褚鹤鸣的伴郎,陆扶光和姜执。

  陆扶光个子高,瘦,背影十分精壮,气质冷酷,看着人的眼神都是冷的。跟霍栩之全然是两个风格,相比起来,褚鹤鸣都比陆扶光温和。

  霍栩之只是淡,流云一样的淡,对万物不上心的淡。

  但陆扶光,傲然又霸道,一看就知道脾气不好。

  褚焉知道陆扶光,他是飞扬航空总裁,据说二十岁就开始接掌公司,很是经历一番血雨腥风,所以对谁都是冷冷的。

  姜执是他们这几个人里家世最普通的,据说是渔村出来的,褚焉没了解过,只是知道,姜执后来去了军校,军校毕业后一再深造,现在以不到三十的年纪便授了军衔。在同龄人来说也算是前途无量。

  四个人,加一个还在海市的褚鹤鸣,放在人群里都是精英中的精英,更别说现在几个人都站在一起。

  褚焉摸摸下巴,就算几个人都很优秀,她还是觉得她的霍老师最吸引她。

  而且,这几个人里,只有梁泽穿得最骚包,花衬衫大裤衩,要不是看习惯了,褚焉都觉得辣眼睛。

  看看霍栩之,身上衬衫扣子扣得规规整整,陆扶光一身正装,很明显是刚下班过来,姜执穿着常服,但身板挺直。

  也就只有梁泽,站着时候身体都是歪的,没个正行。

  陆扶光推开梁泽,很是嫌弃他的歪主意:“我早说老三不会有反应。”

  梁泽说:“老三这人忒无聊,还是我焉焉妹妹好。”

  他说着,往褚焉身边一站,手便准备搭在褚焉肩上,“焉焉妹妹,脚好了没?”

  褚焉跟他认识了很多年,跟梁家人的关系都好得如同一家人,尤其是梁家父母的状态,是她最羡慕的父母状态。父亲严厉,母亲慈爱。

  两个人相处状态自然又熟稔。

  前提是梁泽的手没搭上褚焉的肩。

  他的手才抬起,顺着弧度刚要过去,梁泽便觉得不对。

  他莫名感受到一股杀气。

  他的动作不由顿了顿,转头看去,霍栩之的眼神正好从他们身上移开。

  梁泽:.......

  至于吗?

  虽说是兄弟的女人,却也是他的妹妹,现在可好,连妹妹都不给他碰了?

  梁泽猛然冷哼出声。

  陆扶光跟霍栩之同时转头看他:“怎么了?”

  梁泽说:“有异性没人性!重色轻友!”

  他嘟囔一声,从霍栩之身边大踏步进去。

  推门的动作大得好像门是他的仇人。

  陆扶光冷酷一笑,“老二这臭毛病。”

  霍栩之说:“走吧。”

  之前被梁泽叫来的莺莺燕燕被送走了,霍栩之安排人送走的,连带梁泽跟陆扶光带来的女伴也送走了。

  陆扶光跟梁泽站在泳池边抽烟,霍栩之换了衣服下来,褚焉在泳池边的蛋糕塔边喝酒。

  姜执倚着树发呆。

  霍栩之看了看,脚下往褚焉的方向走。

  陆扶光叫他:“老三。”

  霍栩之说:“怎么?”

  他顿了顿,脚下一转,转到了陆扶光那边。

  “人都送走了?”陆扶光问。

  “嗯。”

  陆扶光轻嗤一声,“什么时候改修身养性了?这么个美人放你面前都不下嘴?”

  梁泽手肘猛然拐他一下:“说什么呢,那是鹤鸣的妹妹。”

  霍栩之抬眼,清清淡淡地看着陆扶光。

  两人对视一眼,一秒,彼此之间什么都明白了。

  陆扶光问:“真动真心了?”

  霍栩之还是那个样子,只是眼神隐有笑意,“是,动真心了。”

  承认得十分干脆。

  陆扶光顿时就笑:“是该把这些人送走。”

  霍栩之问他:“你那个飞行员呢?”

  一提这人,陆扶光眉间的狠厉之色都收了不少,他笑笑:“去培训去了,过段时间回来。”

  霍栩之便不说话了。

  梁泽斜刺里插嘴进来:“你们在说谁?”

  霍栩之笑笑:“老四养的女学生。”

  梁泽:哦豁。

  刺激。

  他一脸八卦地看着陆扶光:“老四现在改走前卫路线了?居然还养了个女学生?难怪我说这段时间你都不出来见我。”

  陆扶光看他一眼:“闭嘴吧你,看你的馊主意,也就是鹤鸣的妹妹知道你什么尿性,要不然今儿你把人得罪了,等着老三收拾你。”

  梁泽缩缩脖子,嘴硬得很:“所以说你们不懂,为了一棵树放弃一片森林,那森林得多难过,我梁二是怜香惜玉的人,怎么能见到那么多美人伤心。”

  陆扶光冷笑一声,抽完了烟,跟霍栩之从他身边扬长而去。

  梁泽:......

  他看看手里剩下的烟,大喊:“等等我!”

  齐奶奶为了霍栩之生日布置了不少。

  霍栩之今天正好二十九岁,不算整岁,便没有大宴宾客。

  霍栩之跟陆扶光并肩走着,陆扶光神色不算好,他脸上总是很凶,也就是在霍栩之他们几个面前能有些笑脸。

  他问霍栩之:“你家老爷子老太太没说要来给你过生日?”

  霍栩之缓了下,摇头,“我妈一早就给我打电话了,不过她还在医院。”

  “老爷子呢?”陆扶光顺嘴说。

  霍栩之冷笑了下:“谁知道在哪。”

  他这个人素来清淡,但只有提起他爸爸霍贺安,他脸上才会罕见地出现这样不屑的表情。

  也算是独一份了。

  陆扶光拍拍他肩:“喝酒去。”

  他下巴轻扬,冲着褚焉的方向指了下,“你的心上人正在喝闷酒,去陪陪。”

  霍栩之这才有了点笑意,“你们自便,等下一起切蛋糕。”

  陆扶光说:“行了,去陪你心上人吧,不用管我们。”

  褚焉蹲在泳池边,她的裙摆一路迤逦荡漾开,有一截都快落入水中。

  霍家的后院修得齐整,一个大大的泳池在夕阳下闪着金光,水波粼粼倒映着池边的灯光,倒映着夕阳的金光,也倒映着她的影子。

  她的影子在睡眠上倒映,又很快荡开。

  她玩心大起,把酒杯里的酒倒了一点在水中,在水面合上将要倒映出她的影子时,她又倒了点酒进去看水面散开。

  她乐得笑眯眯看。

  像个孩子一样,捡到了一个最简单的玩具都能玩得很开心。

  如此反复三回,在第四回她想要倒酒的时候,水面的影子突然变成了两个。

  霍栩之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站在她身边,插着手俯看着她。

  两个人的影子靠得很近,从影子里看,倒像是她依偎在霍栩之的身上一般。

  褚焉动作顿住,她仰头看了一眼霍栩之,笑了笑:“霍老师。”

  霍栩之蹲下来,从她手里把酒杯抽走,就着她喝酒的唇印喝了一口。

  红酒的味道在嘴里蔓延开,微微有些酸,仔细回味却又是甜的。

  他突然好奇,不知道她唇间的味道会不会也像酒一样。

  霍栩之问:“怎么不高兴了?”

  作者有话要说:大概也许可能或许下一章就要岁了吧~

  做些成年人该做的事!

  哇塞,刺激。

  所以你们这两天为什么抛弃我不给我评论了呜呜呜,我一个人单机好寂寞!!!!

  啊,寂寞啊,寂寞如雪!

  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aluo.net。阿洛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aluo.net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