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4、chapter 34_我先动的心
阿洛小说网 > 我先动的心 > 34、chapter 34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34、chapter 34

  chapter34

  时近中午,南安跟褚焉约在明光附近的一家泰国菜饭店。

  褚焉先去饭店等着,将近一点,南安才姗姗来迟。

  饿得褚焉一脸幽怨地看着她。

  南安哦豁一声:“姐妹,你这满脸的恨是几个意思?”

  褚焉恨不得锤她,“你再晚来十分钟,我估计就凉了。”

  “饿成这样?”

  她多少还有点内疚,“可怜的崽。”

  她大手一挥,叫来了服务员。

  “我要点菜。”

  十分气势磅礴。

 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,南安终于想起来了正事。

  她问褚焉:“怎么想起去你家公司上班了?”

  褚焉意味难明地一声轻笑:“我妈让去的,连霍栩之都祭出来威胁我了,我要是再不去,她就要闹事了。”

  南安听得有些唏嘘,“那你哥那边呢?知不知道你去了公司?”

  “知道。”褚焉说:“但我们的方向不改,我稳住我妈,我哥去谈单。”

  南安啧啧两声:“你家这是现代版抗战了,你在前线跟你妈打游击战,你哥在后方包抄,你觉得你妈知不知道你们做的?”

  “知道,但那不重要,知道不知道我妈也只能按照现在的步骤走。”

  “那霍老师呢?”南安问。

  褚焉愣了愣,“霍老师?”

  “你跟霍老师正式谈恋爱了?”

  褚焉沉默。

  半响。

  她说:“算吧。”

  说曹操曹操到,才刚跟南安说起霍栩之,转眼,霍栩之的电话就打了过来。

  这时候,褚焉跟南安都还在商场里喝咖啡。

  南安下午没有门诊,为了她,特意请了一下午的假。

  霍栩之的电话打来的时候,褚焉刚从卫生间出来。

  一看来电显示,她当场愣了愣。

  沉默两秒后,她接起电话,“霍老师。”

  霍栩之在那头问她:“晚上我过去接你?”

  “不用。”褚焉打断他:“晚上我跟我妈在一起。”

  霍栩之瞬间明白。

  他说:“我知道了。”

  临挂电话前,褚焉突然叫住他:“霍老师。”

  霍栩之问:“什么?”

  褚焉轻笑笑,“没什么。”

  挂了电话,褚焉靠在咖啡厅的墙上发呆。

  与南安分开后,褚焉不想回明光公司,她在商场里逛了好几圈。

  从前百货商场里到处都挂着她的广告代言巨幅海报,现在,她在商场里里外外逛了好几圈,再没看见她之前代言的那些产品海报。

  她的代言已经停了许久了。

  因为韩妙横插一手,她的广告代言全部违约赔偿,最吊轨的是,这笔赔偿还是韩妙出的。

  从上次的事件之后,宋平安已经顺利从公司里出来,自己开了个工作室,挂名虽与褚焉无关,但实际的投资人却是褚焉。

  她带着口罩和帽子,路人倒也没有认出她的。

  路过一家店的时候,她忍不住驻足看了看。

  这是恒诚旗下专门做电子产品的子公司,在商场内最显目的位置。据说之前是没入驻商场的,褚鹤鸣回国后,恒诚跟明光的商场达成合作协议,恒诚子公司的所有门店以最低的租金进了明光的商场。

  两个人也算是强强联手合则两利。

  门店风格跟霍栩之的风格如出一辙,走的都是后现代工业风,店里全部黑白灰三色,要不是霍家有钱,其他的门店可经不起这么造。

  她忍不住想笑。

  现在看到任何与霍栩之相关的东西都会不自觉的想起他。

  想念突如其来,又汹涌澎拜。

  她戴好口罩,从商场里离开。

  韩妙给她打电话,“一起回家吧。”

  是直接做要求,而不是征询她的意见。

  褚焉不置可否,她报了地址挂了电话,等着韩妙的人到这边来接她。

  没多久,一辆黑色宾利停在她面前,韩妙在后座降下车窗,眼神淡淡地看着她:“上车。”

  这里是闹市区,帝都的豪车多如牛毛,这么一辆黑色宾利停在路上并不能让路人多看一眼。

  褚焉上车。

  韩妙问她,“下午都去哪些地方玩了?”

  褚焉靠着车窗,看着窗外,随口说:“就在商场里逛了逛。”

  “感觉怎么样?”

  “什么感觉怎么样?”

  “商场。”韩妙语气微沉,很快又放松笑起来,“你作为下一任的老板,总是要好好了解自己的公司才是,逛了一圈就什么都没看出来?”

  “就那样吧。”褚焉说:“帝都的商场竞争这么大,如果你的产品不是最全价格最低,折扣不够优惠,在现在这种电商冲击下,能活下来就算本事了。”

  韩妙有些自得,“我敢说,明光的东西一定是全帝都最齐全的,同样的产品下,明光的价格也一定是最低的。”

  褚焉笑了笑,“妈妈,那您的盈利点呢?您今年的财报呢?”

  韩妙沉默了会。

  “电商冲击太厉害,我想开个线上商城,在线上把成本省下来。”

  褚焉说:“您不必跟我说,这个决策您得去问董事会,看看董事会今年对您是否还满意。而且——”

  她顿了顿,“开了线上商城之后,您怎么处理公司那么多失去工作的人?爸爸想的可是企业的社会效应,您这间接逼着那么人下岗,您觉得爸爸会同意吗?”

  “你爸爸他——”韩妙眼神一沉,冷哼一声:“妇人之仁。”

  褚焉不说话。

  从几年前电商开始在线上大开杀戒之时,褚鹤鸣跟霍栩之都已经预料到了今天,褚鹤鸣早就组建了团队自己做了线上商城,更是在国外试了好几个电商的新的模式。

  这些她都知道。

  不管成不成功,但是在决策层面和格局上,褚鹤鸣已经走在了韩妙之前。

  更关键的是,韩妙已经近十年没去过一线,没在基层上走过了,她能看见的都是管理部门交给她的财报,可褚鹤鸣,十年前开始已经在一线走过很多次了,他能往上看,同样也能往下看。

  这就是两个人处事风格不一样的地方。

  等到了家,褚父也在家。

  褚焉还有些开心。

  褚父坐在庭院里看着她,轮椅上落了些叶子,头发微微有些白,但精神看着还算不错,脸上也带着笑容。

  褚焉从车上下来,跑到褚父身边,有些意外,“爸爸,你今天怎么回来了?”

  她半蹲在褚父面前,仰着头,小女孩一样看着她爸爸。

  她没想到,韩妙平时都是让褚父住医院的,今天居然能允许他回来。

  褚父摸了摸她的额头,微笑看着她,“今天我宝贝女儿回家,爸爸怎么能不在家里。”

  他的手十分温暖,跟小时候一样,带着热度。

  褚焉从小到大都走的是叛逆路子,韩妙说不能穿裙子,她在学校偷偷穿;韩妙说不能学与管理公司无关的东西,她在数学课上疯狂睡觉,课下背着韩妙自己去报了个舞蹈班;韩妙说不能跟褚鹤鸣走得太近,她偏偏跟褚鹤鸣感情甚笃。

  就连她这个名字,也是因为争吵才来的。

  她本名叫褚嫣,嫣然一笑的嫣,是褚父跟褚鹤鸣的母亲还没离婚的时候取的,据说是因为褚父一直很想要一个乖巧听话的女儿。但韩妙不喜欢这个嫣字,她在褚父出差后,带着当时的褚嫣,把名字改了过来。

  褚焉,不是褚嫣。

  名字本是一个代号,褚焉无所谓,但褚父这个做法让韩妙十分生气。

  跟前妻的约定用在了后来的女儿身上,韩妙如何能不气。

  褚焉眼眶有些湿。

  她的父亲,对韩妙或许失职,但是对她跟褚鹤鸣,褚父已经尽力做到了一个父亲该做的一切。

  人的情感十分复杂,如果褚焉站在韩妙女儿的角度,自然会觉得褚父这个丈夫做得失职且不到位;但当她站在褚父女儿的角度之后,她能看见的尽都是褚父对她的疼爱。

  要把对一个人的感觉切割开,她做不到。

  相信韩妙也做不到。

  韩妙从门口走进来,看着父女两个人,“干站着干嘛,进去吧。”

  褚焉站起来,笑眯眯看着褚父:“那今天可得让您好好陪我吃顿饭,在家里多呆两天才送您回医院。”

  褚父也笑:“好。”

  褚焉推着褚父的轮椅往里走,韩妙走在褚父身边,闲闲跟他说话。

  她惯来严肃的脸上也难得带了丝笑容,像是回家了便放松了下来。

  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,看着就觉得温馨。

  阿姨早就把晚饭做好,褚焉推褚父坐到餐桌边上坐好。

  菜色丰富,全都是她爱吃的菜。

  褚焉看着上菜的阿姨,笑眯眯地:“谢谢阿姨。”

  阿姨擦了擦手,“焉焉很久没回家吃饭了,今天给你做的都是你爱吃的,快好好尝尝。”

  韩妙也跟着坐下来,“坐吧。”

  截止这个时间,一家三口之间的气氛还算正常。

  吃过饭,褚焉放下筷子,推褚父到一边休息。

  褚父看着她,问她:“你妈妈说你很喜欢霍家那个小子,你要是真的很喜欢,爸爸去给你提亲去。”

  褚焉正给褚父剥橘子,闻言,她手上动作顿了顿,又很快继续,“没有的事,我就是请他帮忙多接触了几回,哪里就说得上喜欢了。”

  韩妙走过来,插嘴:“我的女儿配他霍家也算不跌份,你要是真的喜欢,妈妈想办法都给你撮合了。”

  褚焉放下橘子,抬头看着她妈,眼神有些意味不明,“霍家那个可跟我哥是好朋友,您要诚心想介绍也不担心的话,我也不是不答应。”

  韩妙跟她对视一眼,“你在威胁我?”

  褚焉随口说:“那没有的,不然您总觉得我跟我哥联合起来对付您,要是再多个霍栩之,您还不得更担心了。”

  韩妙说:“既然他想娶我的女儿,那自然就该听我的话。”

  褚焉神色更淡。

  这就是她的妈妈。

  母女之间的气氛变得有些剑拔弩张,褚父打断她们,“好不容易见一次面,母女俩吵什么呢?我困了,焉焉,送我回去休息吧。”

  “好的。”

  褚焉站起来,从褚父身后推着他的轮椅往楼上走。

  褚父休息时间早,从楼下上来吃了药之后就想睡了,他拉着褚焉的手,叹了口气,“焉焉,别怪你妈妈,她也不容易。”

  褚焉抽出手,嗯了一声,“我知道了。”

  她从褚父房间出来。

  客厅的灯还亮着,韩妙还坐在客厅发呆。

  诺大的别墅内,保姆司机都在一楼休息了,楼上褚父的房间跟韩妙也是分开的,从背影看,竟觉得韩妙看着有些孤独。

  丈夫生病分居,女儿不理解她,似乎这茫茫天地之间,只剩下了她一个人。

  可怜又孤独,还有些脆弱。

  褚焉叹了一口气。

  她从楼上下来,惊醒了这一地的孤独。

  韩妙从沙发上回身看着她,刚刚所有的脆肉统统消失不见。

  她嘴角又挂上强硬的笑,看着还是那个不倒的铁娘子。

  韩妙说:“你今晚不在家里?”

  褚焉应了她:“在的,我下楼拿点东西吃。”

  她从厨房拿了东西,准备上楼。

  脚步刚踏上上楼的台阶,韩妙突然从她身后叫了她。

  “焉焉。”

  褚焉动作顿住。

  她嘴里咬着酸奶吸管,回身看去,韩妙已经站起来了。

  她抱臂看着褚焉,说:“你真的不喜欢霍家那个小子?”

  褚焉一凛。

  她松开嘴里的吸管,沉默,良久,说:“不喜欢。”

  我喜欢。

  韩妙笑了笑,“不喜欢最好,如果你真喜欢也无妨,我总有办法让他听我的话。我能让他娶你,也能让他听话,你说,褚鹤鸣没了霍家小子这个后盾会怎么样?”

  作者有话要说:今晚没了,明天正式婚礼开始,明天会很晚,我会尽量在十二点前更。

  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aluo.net。阿洛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aluo.net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