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5、chapter 35_我先动的心
阿洛小说网 > 我先动的心 > 35、chapter 35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35、chapter 35

  chapter35

  褚焉放下吸管,看了她妈半响。

  她突然轻笑一声:“您凭什么觉得霍栩之能被您任意拿捏?”

  韩妙笑了笑:“是人总有弱点,他喜欢你,这个就是他的弱点。而你喜欢他,这个也是你的弱点。”

  她顿了顿:“焉焉,人心也是可以利用的资源。你还得再学学,怎么把人心控制在自己手心。”

  “您想拿我去拿捏霍栩之跟您置换?”褚焉问。

  韩妙说:“没错。”

  褚焉沉默了会。

  “第一,霍栩之跟我哥哥都不是任你拿捏的人,你如果执意要试,我没有意见。第二,我跟霍栩之,我喜欢他,但是他不喜欢我,如果你要去打扰他,那我一定会反扑。第三,我回来的前提是你不打扰霍家。”

  韩妙看着她:“既然他不喜欢你,那我更不能放过他。”

  褚焉再不想看她,她向上走一步,留了个背影给韩妙,随口说:“那随你。”

  她不回头也能想到,身后韩妙一定还在看着她。

  她心里微晒。

  没想到她在这个世界上最防备的人反而是自己的母亲。

  她之所以肯回来,一是为了稳住韩妙,不让韩妙破坏褚鹤鸣在海市的计划;二也是因为韩妙提起了她跟霍栩之的关系,让她心生警惕,她才决定回来的。

  那天她去医院看褚父,才从医院出来,便在医院门口遇到了韩妙。

  韩妙是专程在医院门口堵她的,一看她出来,韩妙从车上下来,站在她面前,微笑看着她。

  “见过你爸爸了?”

  褚焉嗯了一声:“见过了,爸爸休息了,您要进去看他还得等一会。”

  韩妙说:“不着急,晚上你爸爸醒了我再来看他,我是专门在这等你的。”

  褚焉看着她:“等我?”

  韩妙:“我前几天跟你说让你回公司上班的事考虑好了吗?”

  褚焉轻笑:“您觉得呢?”

  褚焉见到她的时候顶嘴多过于顺从,韩妙已经习惯了。

  但习惯并不代表她允许。

  她皱眉看着褚焉:“你这样痞气是跟谁学来的?我没这么教过你。”

  褚焉不说话。

  韩妙也不是为了教训她这个。

  她收了收脸上的表情,换了个语气,“你爸爸的秘书已经到褚鹤鸣手里了,如果你再不回来帮我,我可能会上霍家的门问问,霍家怎么能把我的女儿关在他家不出来。或者——”

  她看着褚焉,一字一顿:“我去有关部门问问,是不是霍部长允许他儿子这么做的。我记得当年你爸当年送了不少东西,现在我手里还有个本子,上面正好有霍部长的名字。”

  霍部长。

  褚焉知道这个人。

  霍栩之的父亲,帝都有名的领导。据说他现在正在关键的时刻,这还是她那天听齐奶奶说起的。

  齐奶奶还说过霍栩之跟他父亲关系不好,但不管好不好,那毕竟是霍栩之的父亲。

  韩妙要真是这么做了,她跟霍栩之才是真的结了仇。

  而且,以韩妙的指控,无疑是瞬间暴雷,造成的震动不亚于一场大型地震。

  褚焉不禁齿冷。

  她咬牙看着韩妙。

  半响。

  她终于放松自己的肌肉。

  只这么瞬间,她都觉得她腮边的肌肉咬得难受。

  足以说明她刚刚用了多大的力气才控制住了自己。

  褚焉笑了笑:“你让我想想。”

  韩妙说:“焉焉,妈妈希望你给我的会是妈妈想要的答案。”

  不过过去两天,韩妙居然又在她面前重提这件事。

  韩妙在试探她的底线。

  这个事情给了褚焉强烈的信号。

  她从未有任何一刻像现在这样,希望褚鹤鸣的进度能再拉快一些。

  褚焉按部就班在褚家公司里开始了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上班生活。

  早上韩妙出门上班她还没起床,晚上韩妙还没下班她已经放自己的假下班了,翘班以后她也不去别的地方,经常会跑到南安上班的附近等着南安。

  南安最近门诊特别忙。

  她看着面前不请自来的病人,恨不得装作不认识这个人。

  当然,病人也非常尴尬。

  南安叹一口气,看着他:“我说梁总,您不给我看我怎么知道您到底是什么问题?”

  梁泽一脸不情愿,“找你老师来,门诊放着你一个女孩算怎么回事?”

  南安哎嘿一声:“你要搞性别歧视我就不乐意了,我老师都说我是他带的学生里学的最好的。”

  梁泽悄悄嘟囔:“误人子弟。”

  “你说什么?”南安问。

  梁泽连连摆手,“没什么,你老师是不是不来?”

  “我老师来不来不一定,但今儿一定是我给你看。”

  南安挑眉看着他。

  她还信,她治不了他。

  她今天上午跟着老师出门诊,等门诊都快下班了,老师去了住院区查病房,她面前突然来了个病人。

  这病人带着口罩跟帽子,一屁股便坐到她面前,“医生要下班了吗?”

  等看清是她,病人愣在当场,转身就想走。

  被南安一把拽住衣服,抓回来了。

  南安也认出了他是谁。

  梁泽。

  她忍不住上下打量梁泽。

  能来她们这个科室的都是有问题的男的,难道梁泽也出了问题?

  这样想着,她的视线已经在梁泽下三路游走。

  看得梁泽全身一紧,下意识绷紧屁股,夹紧大腿,瞪着她:“怎么会是你?”

  哈?

  南安懵了一下,“我在这个医院上班出门诊啊,你不会来了都不知道医生是谁吧?”

  梁泽:“医生不是姓林吗?”

  南安随口说:“那是我老师,他现在不在,你跟我说也是一样。”

  梁泽:......

  他真的不是很愿意。

  他皮笑肉不笑地看着她:“小丫头片子懂什么。”

  南安哼了一声,眼神又看了眼他下半身,开口就是嘲讽:“小鸡仔子。”

  梁泽:......

  靠。

  真的好气。

  他运气半响,始终压不顺这股气。

  尤其是看着这个小丫头片子白生生的脸蛋,心里又恨又急。

  想上手教训她,他又惯来不对女人动手;不上手教训,他又实在气不过。

  正好此时,南安的电话响了起来。

  南安看了眼来电显示,接通电话:“焉焉。”

  梁泽全身都写满了慌张。

  他来这边本来就是瞒着所有朋友来的,要是让褚焉知道了,离他那群损友知道还远吗?

  他双手合十看着南安,眼神微微带了些祈求。

  拜托,千万要帮他瞒住啊。

  南安眼里有些笑意。

  她故意扬声,“我在医院,我跟一个熟人在一起——”

  咔。

  南安清楚听到了咔一声,她门诊室的椅子被坐断了。

  力道还不小。

  看来他是真的急了,就连看着南安的眼神都变了。

  南安顿时觉得一股凉气从后背升起。

  怪吓人的。

  她缩了缩脖子。

  电话那头,褚焉还在问她:安安,怎么了?

  南安摇头:“没什么,你过来吧,我在医院等你,你到了跟我说。”

  挂了电话,梁泽坐立不安地看着她,“焉焉,焉焉要来?”

  南安:“嗯。”

  梁泽瞬间站起来,“我我我我先走了,你千万别告诉焉焉我来过。”

  说完,帽子都没拿,从门诊室里夺路而逃。

  速度快得仿佛屁股后面追着豹子。

  南安噗嗤笑了。

  这人,又蠢又可爱。

  褚焉到的时候,她还在笑。

  褚焉有些奇怪,“发生什么了?你这么高兴?”

  南安愣了一下。

  她摸了摸自己的脸,问褚焉:“我看着真的很高兴?”

  褚焉点头:“可不,是渣男摔断腿了还是你暴富了?”

  南安心里涌起一阵莫名的情愫。

  她摇了摇头,“都没有,是我老师说我上次的课题过了。”

  褚焉一拍手,“这是好事,走着姐妹,咱们去大吃一顿开心开心。”

  餐桌上,南安看着褚焉,微微有些担忧。

  “虽说作为自家姐妹,我是很愿意被姐妹天天包养的,但是你真的不用去公司呆着吗?”

  她总觉得,褚焉跟韩妙之间的状态有些奇怪。

  毕竟是褚家的家事,作为朋友,她最多也只能做到劝诫,以及,在褚焉无处可去之时随时站在褚焉身后。

  尤其这周,褚焉天天来找她大吃大喝。

  吃吃喝喝倒是没什么问题,但是吃吃喝喝它很容易长胖。

  以至于南安痛并快乐着。

  褚焉没所谓:“没事,我妈这几天管不着我,她在想法子给我新的难题。”

  南安端起酒杯,跟她酒杯轻碰一下,“让我们端起这杯82年的肥宅快乐水,为你的惨痛遭遇干杯。”

  褚焉说:“你幸灾乐祸的脸已经藏不住了啊。”

  南安拍拍她,自家姐妹嘛,现在不幸灾乐祸还能什么时候。

  褚焉放下杯子,擦了擦嘴,“姐妹,吃瓜吗?”

  南安顿时来了精神。

  “吃!”

  吃瓜嘛,谁能不爱呢。

  更何况现在还是夏天,正是吃瓜最好的季节。

  褚焉笑了笑,“我妈,说要在家举办一个晚宴,邀请一些世交好友来参加,在宴会上宣布我回家。”

  南安啧啧两声:“来者不善啊,你妈这气势汹汹的。”

  褚焉:“你也感觉到了吧。”

  南安说:“有点明显,你哥不在家,你妈来了这一出,估摸着是要跟你哥正式宣战了。”

  褚焉嗯了一声。

  在这个时间段释放出如此的信号,韩妙是要跟褚鹤鸣正式宣战。

  但当下,最要紧的还是另一个问题。

  她问南安,“这个宴会你要来吃瓜吗?要来的话,我给你送衣服过来。”

  “吃什么瓜?”

  褚焉幽幽看了她一眼:“豪门大型线下相亲交友联谊会,给你的人生阅历增添素材。”

  南安说:“什么时候?”

  “明天晚上。”

  南安一拍手:“我去!”

  她突然想起一个事,“你家这宴会你的霍老师去不去?”

  褚焉:“当然来,这场宴会,主要目的就是我妈用来试探霍老师的——”

  作者有话要说:抱歉,我今天累到瘫。

  明天会大修,实在抱歉。

  番外会写南安跟梁泽的cp,这两个人的模式是欢喜冤家一夜情带球跑,我超喜欢的恶俗狗血梗。

  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aluo.net。阿洛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aluo.net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