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6、chapter 36_我先动的心
阿洛小说网 > 我先动的心 > 36、chapter 36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36、chapter 36

  chapter36

  六月中,下午六点。

  褚家。

  “时间得快点了。”

  韩妙从门口进来,看着化妆师正给褚焉化妆,淡淡出声提醒。

  化妆师退了一步。

  褚焉微微抬眼。

  镜子里,韩妙正站在她身后打量着她身上。

  韩妙今天穿了一身铁灰色套装,裙子的长度正好到她膝盖。

  这个长度,这个颜色,显得韩妙整个人看着很硬气。

  像是胜券在握的王者。

  褚焉不知道她哪里来的底气,但既然她底气十足,间接说明,褚鹤鸣那边的情况一定会危险。也说明,在褚鹤鸣从外围包围韩妙的时候,韩妙已经从内部出手,开始向褚鹤鸣进行收尾了。

  褚焉看着她妈,也顺带看着镜子里的自己。

  为了跟韩妙区分开,她特意挑了一件淡粉色的吊带礼服长裙。这样粉嫩的颜色,也就是青春正好的女孩子才相得益彰。

  女孩子雪肤花貌,淡淡上了妆,脸上肌肤细腻,肤色瓷白,淡淡上了妆,眉眼勾勒出了弧度。耳朵上坠着一对颜色漂亮的粉宝石耳环,跟身上的吊带礼服正好相配。吊带从她双肩细细勾勒,衬得她锁骨线条流畅,脖颈美得像天鹅一样,一扬一合都是惊人的弧度。

  一个美丽的女人。

  世人都喜欢美丽的人,韩妙也不例外。

  就算她忙于工作,也能正确的审视自己女儿的美貌。

  她点点头,“保持今天这个样子也不错。”

  褚焉没说话。

  她招手叫来身后的化妆师,指着她身上一缕头发,“这边掉下来了,再卷上去点。”

  她今天妆发跟服装走的都是精致漂亮的风格,是娱乐圈的女明星最喜欢的,也是明星的粉丝最喜欢的。

  精修图能上热搜好几天那种。

  韩妙气场太强了,往褚焉身边一站,以至于化妆师有些害怕和尴尬。

  时隔一个半月,他再次给褚焉做妆发,却没想到会是这样一个场景。

  毕竟,褚焉现在的名声不算太好,但是因为公关做得到位,很多事情便也就处理了过去。

  但他最没想到的,却是褚焉跟韩妙之间的关系。

  外人说得天花乱坠,一旦真实看见,却只觉得这对母女之间的关系怎么看怎么奇怪。

  透着梳理和陌生。

  化妆师不敢多说。

  褚焉脸颊侧边的头发掉了一缕下来,刚刚做定型时候没放上去的,不减损她的美丽,反而这样稍微散乱还显得更加好看。

  化妆师为难了一瞬:“褚小姐,这样挺好看的。”

  褚焉微微一笑:“我知道,但是今天的场合不适合这样散乱,收上去吧。”

  化妆师照做。

  韩妙很满意。

  她浅浅一笑:“你做好准备我就放心了。”

  褚焉也笑:“这是我该做的,妈妈。”

  这声妈妈一出,韩妙跟褚焉没什么反应,反而是化妆师打了个哆嗦。

  没见过这么奇怪的母女。

  两个人都像是陌生人,语气也怪,相处的行为模式也奇怪。

  化妆师顿时觉得他像是窥见了豪门内部隐秘。

  放在古代要被暗杀的那种豪门隐秘。

  他上前,给褚焉把头发做好,赶紧收拾东西离开,不敢多听。

  褚焉问韩妙:“下面都已经准备好了吗?”

  韩妙嗯了一声,“今天我就正式把你推到了台前,从今以后,我们就是一体的。”

  褚焉轻轻摇头:“您还是您,我还是我。”

  韩妙不置可否。

  当着把她推到了那个位置上,就算她不承认,但是在外人眼中,她们就是利益捆绑。

  谁会想到,最想捅她刀子的会是她身边的女儿呢?

  七点,宾客渐渐开始到场。

  褚家的别墅在城西的别墅区,跟城东的霍家全然是两个方向。

  原本,褚家跟霍家就不算生意来往多的。

  褚焉倚在楼上的栏杆边站着,看楼下庭院里一辆接一辆开进来的车。

  褚家的明光是帝都最大的百货公司,明光的手里掌握了将近帝都三分之二的百货大楼,不管是打了明光名字的,还是没带的,明光都有参股。

  在从前褚父的时期,明光行事不算狠辣,但从五年前开始,明光百货的扩张速度极快,整体攻势也从稳健走向了激进。

  就在这样的状态下,褚鹤鸣从国外回来了。

  褚家一直很低调。

  褚鹤鸣回国前,国内财经杂志知道霍栩之是青年才俊,却少有人知道褚鹤鸣也能力出众。自从他回国,为了应对韩妙,褚鹤鸣大大曝光出现在公众面前的频率,经常出现在各大财经杂志。

  由于他颜值实在出众,常常跟霍栩之在一众老头中间鹤立鸡群,也被外人并称东霍西褚。

  七点十五。

  宾客到场更多。

  褚焉等着韩妙的信号。

  这是她隆重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日子,这场宴会本来就是为了她办的,韩妙得把气势给她造足。

  八点,宾客全部到齐。

  褚焉在楼上呆着。

  霍栩之最后才姗姗来迟。

  褚焉正好错过了霍栩之到场。

  霍栩之到的时候,全场宾客都三两成群站在一起闲聊。

  褚家院子里灯火通明,大门开着,霍栩之的车直直进了院子。

  许秘书在前座提醒他:“霍总,到了。”

  霍栩之睁开眼。

  他才开完三个小时的视频会议,会议时间长,导致他现在觉得有些疲倦。

  从公司出来时许秘书还问他要不要来。

  原本来说,如果褚鹤鸣不在,褚家任何人的面子他都不需要给。但,邀请他的人是韩妙,褚焉的母亲,她亲自到恒诚相邀。

  单凭这一点,他都不能不赴宴。

  这家人的关系缠绕,是在不是一个好处理的问题。

  他只是想替褚鹤鸣看看,韩妙搭了这个戏台究竟是要唱一出什么戏。

  霍栩之轻揉额角,醒了醒神,许秘书从前座给他递过来一杯咖啡。

  “冰咖啡,已经放好了。”

  霍栩之接过,冰咖啡的温度隔着瓷杯在他掌心有些凉,他掌心的热气被瓷杯一碰,有水珠顺着从杯壁上滴下。

  他问:“宴会什么时候正式开始?”

  许秘书说:“韩总说的时间是八点,您到得刚好。”

  霍栩之嗯了一声,杯子轻动,一杯咖啡从他嘴里顺着进入了胃部,咖啡冰凉的味道刺激得他胃部突然痉挛,他不禁抬手捂着胃部。

  许秘书一惊:“您今天没吃饭,需要送您去医院吗?”

  老板的身体状况也是他作为秘书需要关心的,毕竟老板在他才是顶级秘书,老板不在,他在公司里就得再想出路。

  何必。

  霍栩之摆摆手:“不用。”

  他轻揉了一下胃部,等疼痛稍微舒缓,他才从车上下来。

  许秘书跟在他身后。

  霍栩之面无表情地看着褚家庭院。

  这是他第一次来褚家。

  褚鹤鸣从不邀请他们这些朋友来做客,不管是任何活动,能在外面解决的他从不带朋友上门,久而久之,朋友自然也都知道这个习惯。

  所以,这是霍栩之第一次见到褚家庭院的全貌。

  面积近两百平的一个大院子,前院带了泳池,院子左侧安放着两个浅白色秋千,秋千颜色有些老旧,一看就是上了年头的东西。其中一个秋千上还绑着浅色丝带,系了个像许愿牌一样的东西。

  院子极大,却一眼就能看到底。大门敞开,内部宾客光影交错,白色的灯光从大门里流泻出来。

  风格跟他家全然不同,却也与他家一样,透着冰冷。

  霍栩之脚步微顿,随后,他大踏步进了庭院。

  侍者一路把他引到大厅。

  大厅里,众人本在闲聊,随着他的进入,众人说话的声音顿时停了。

  所有人都转头看着他。

  他是最后一个到的。

  这并不妨碍众人想看他。

  名震帝都商圈的资本大佬,一回国便携风雷之势重新席卷了帝都圈内的新玩法,洗牌了好几个企业。

  这样的魄力,别说他这个年纪,就算是在场诸多四十以上的老板也不一定能做到。

  而且,众人更知道褚鹤鸣跟霍栩之是好友,也知道褚家继母和原配的儿子争产业的事。对于霍栩之的到来,他们不禁有了新的想法。

  难道,霍栩之是已经表了自己的态度?站队了韩妙?

  作为主人,韩妙自然是要上前接待。

  她端了一杯酒,看着霍栩之,微微一笑:“感谢霍总今天到场。”

  霍栩之神色淡淡,“长者邀不敢辞。”

  韩妙还是端着笑。

  这话也礼貌,却也有趣。

  长者无论是作为年纪大的称谓,还是作为褚焉的母亲,都有外人的解读。

  怪不得都说此人出众。

  这一刻,韩妙倒是真的起了几分真心,想同意了女儿跟霍栩之的事。

  招待过后,韩妙转身上了楼梯口。

  褚家现在当家做主的是女主人,不管外人对这个女主人有任何的看法,但只要她是明光的实际当家人一天,外人对她就得多一天的尊重。

  是以宾客们都携了自己的妻子出席,像是往常那种带着情人出席的,更是连情人都不敢带。

  女宾客们看着韩妙的眼神反倒更加单纯。

  单纯的好奇,单纯的羡慕,单纯的向往。

  谁不像做个这样的女企业家,掌握了丈夫全部的东西,把自己的身价提到能跟诸多男人平起平坐的位置。

  韩妙笑了笑,看着众人扬声开口:“诸位——”

  等众人的视线都看了过来,她才继续。

  “今日邀请诸位到寒舍做客,一是为联络之前情谊。明光与诸位总裁都是多年交好的关系,也感谢诸位多年对明光一路扶持,才使明光有了今日,此后明光也希望能继续保持与诸位的合作,在未来的路上走得更远;第二,是为了向诸位介绍我不成才的小女儿进入明光内部,希望诸位在工作上,能对晚辈多多指点。”

  她扬声喊楼上的褚焉:“焉焉,下来吧。”

  作者有话要说:会修改

  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aluo.net。阿洛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aluo.net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