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6、南安x梁泽(6)_我先动的心
阿洛小说网 > 我先动的心 > 56、南安x梁泽(6)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56、南安x梁泽(6)

  南安x梁泽

  喜欢我的?

  南安看着梁泽:“你不喜欢我,所以不必勉强你自己。”

  梁泽沉默了会,他突然说不出话来了。

  喜欢吗?

  他不知道,他只知道,他很想看见南安,时时刻刻看见,就算是见面被怼他也乐意。

  这应该算是喜欢的吧?

  良久。

  梁泽抬头看着她:“我想我应该是喜欢你的,给我一个机会。”

  南安摇头:“不可能的,如果我给了你机会,三个月后,五个月后或者一年后你突然想明白,你并不喜欢我,到那时候我更承受不起。所以止步现在,及时止损,这才是成年人该做的事。”

  她推开车门下车,梁泽呆坐在自己的位置上,眼神毫无焦点地看着前方。

  南安笑了笑:“再见了梁泽。”

  她转身便走,背影在梁泽看来像极了抽身而去的侠客,有些潇洒。

  梁泽像是被人打了一闷棍,他只能愣愣坐在车里,脑子里混沌一片,完全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走。

  他这个人跟褚鹤鸣他们比起来虽说是有些不学无术,却也不是个绣花枕头,不然他也没办法把家里的饭店经营得这么好,更没办法在万花丛中成功脱身而出。

  但现在,他确实束手无策。

  刚刚那一瞬间,他是可以假意表示自己是喜欢南安的,但当他看着南安冷静的眼神就知道,谎言骗不了南安,更会让南安看不起他。

  他给霍栩之打了个电话。

  “发生了什么?”霍栩之的声音听起来很冷静。

  梁泽吸吸鼻子,“老三,你说要是有个女人怀了你的孩子你会怎么办?”

  霍栩之:“除了焉焉不会有别的女人怀我的孩子。”

  “我是说如果。”梁泽说。

  “那就打掉。”霍栩之说:“这样的事你不是第一次见,一个不该留下的孩子会带来多少风险你应该知道,为了严控风险,打掉是最保险的办法。”

  “那如果当你听到这个孩子的第一反应是惊喜呢?”梁泽问。

  霍栩之一哂,“那只能说明一个问题,你喜欢孩子的妈。”

  说到这里,霍栩之早就反应过来了,“南安怀孕了?”

  梁泽被自己的口水呛到,他战战兢兢地:“你怎么知道南安怀孕了?焉焉跟你说的?”

  “我不知道。”霍栩之说:“但刚刚你都告诉我了。”

  梁泽啪嗒挂了电话。

  他看着前方出神。

  他得承认,刚刚霍栩之说的是准确的。如果他不是喜欢孩子的妈,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,一个还是个胚胎的孩子带来的风险比养了个女人的风险更大,尤其是上一辈大多不能接受他们的行事作风,所以一旦出现孩子,长辈必然会选择让他结婚。

  结婚吗?

  梁泽愣了愣,想到这个词,他脑子里竟然全都是跟南安牵手共同踏进婚礼的场景。

  这样一想,结婚好像也挺好的。

  他给南安打了个电话,电话提示关机。

  梁泽:......

  他多的是办法找她!

  这个时候,他的车窗突然被人敲响,梁泽放下车窗,看着站在他面前的交警叔叔,有些茫然。

  交警叔叔手里唰唰唰在写着单子,写完后,把单子递给他,“先生这条路全路段禁停你不知道?这是罚单,扣三分罚两百啊。”

  梁泽:???

  什么叫人倒霉了喝凉水都塞牙缝,这就是了。

  前一刻喜欢的人不想要他的孩子,后一刻他接了个罚单。

  问问,还有比他更惨的吗?

  他一抬头,在他正前方五米不到的路灯上挂着个禁停的标志。

  梁泽瞬间就更心塞了,遵纪守法这么多年,难得违章一次却被抓了个正着。

  他赶紧认错:“没注意到这边禁停。”

  交警叔叔看他态度好,也懒得跟他计较,指指前方,提醒他:“赶紧把车开走吧,回头记得去交罚单就行了。”

  梁泽:“知道了。”

  梁泽发动车,呲溜一下,车汇入茫茫车流,径直驶向前方。

  他开着车,脑子里乱糟糟全是南安的脸,在走走停停的红绿灯中,梁泽终于想明白了一件事。

  他喜欢南安,喜欢到希望每一天醒过来身边都是她,喜欢到希望他的孩子,乃至于他以后所有的崽都是南安生的。

  这才是他想要的。

  梁泽猛然锤了下方向盘,在前方拐了个弯,朝着南安家奔去。

  南安不在家。

  梁泽在她家敲了半个小时的门后,终于确认了这件事。

  门里十分安静,连猫的声音都听不到。

  梁泽有些奇怪。

  南安不在家她能去哪?难道在医院?

  他又上车,开车往医院去。

  他在医院里也扑了个空。

  南安科室下午门诊里没有南安的名字。

  梁泽又懵了。

  他随便找了个长椅坐下,突然不知道该去哪里找南安。

  回想起上次,他来医院见到南安他还觉得有些不可思议。

  那段时间,他因为熬夜,整个人作息不正常,某些不可说的方便也有了点小小的困扰,吓得他还以为自己就此不行,这才想来医院看看。

  却没想到见到的医生竟然会是南安。

  两个护士端着药在他身边路过,路过时,梁泽还能听见她们在说话。

  “刚我看见林医生带的那个学生搬着东西往外走,什么情况啊?”

  “哪个林医生?”

  “泌尿科那个。”

  “泌尿科的林医生啊,他手底下带的那女学生不是全科室唯一的独苗女孩子嘛,怎么收拾东西了?”

  “可能是要跟着林医生出国了吧,今天群里发的通知,林医生从下个月开始要出国一段时间,可以带着学生去,估摸着会把那个女学生带去吧。”

  “也不容易,林医生这个专业本来报的人就少,现在手下统共就五个学生,林医生也是想多交他们一些东西吧。”

  梁泽耳朵一动。

  泌尿科的独苗女医生?出国?姓林?

  这些全部都指向了南安。

  梁泽霍然站起来。

  他叫住两个护士,“请问你们刚刚说的这个女学生在哪?”

  两个护士对视一眼,看他的眼神有些防备。

  这些年来伤医事件频出,她们同为医护,怎么也不可能随意说出自己人的消息。

  梁泽顿了顿,他赶紧自证身份,“我是她的朋友,来给她送东西的,电话打不通我又迷路了。”

  他人生得好,五官清隽得很,光是看脸,谁也不能觉得他是个坏人。

  再加上一身衣着虽然随便,却也价值不菲,两个护士信了三分。

  “刚看见往后面停车场去了,你到停车场看看吧。”

  梁泽往停车场去。

  停车场里全是车,他按照两个护士给的方向去找,远远的,便看着怀里抱着箱子的南安。

  背影纤瘦,还帮着个辫子,身上还穿着刚刚分别时候那身衣服。

  梁泽顿时觉得一颗心全回了原位,整颗心脏的跳动终于恢复了正常。

  他疾步上前,一把攥住南安的手腕,“我想好了。”

  南安愣住,抬头茫然地看着他。

  南安从梁泽身边走开后,本是想回家的,结果却接到了导师的电话。

  导师有些东西要从医院收拾走,他下个月要出国交流,所以现在要提前收拾东西。

  南安认命地去医院。

  本来这种事一般也不会找她这个独苗女孩,但谁让导师手底下其他几个师兄师弟都是菜鸡,连车都不会开,一到这种时候,她就成了导师的专属司机。

  读个研究生等于半个社畜,能不能毕业,课题研究成果都全看导师对自己是什么态度,有那种想卡人的导师,据说她同专业有个导师,卡一个师兄的博士论文卡了两年,这师兄博士延毕三年还没顺利毕业。

  所以她还真没多少时间来想梁泽。

  师兄跟着导师在楼上收拾东西,在医院门口等她,她则先来停车场开车。

  是以当她的手腕被抓住的时候,她还以为是想攻击她的热。

  南安下意识挣扎,手肘拐向对方肚子,一下打得梁泽龇牙咧嘴地看着她。

  南安:“怎么是你?”

  梁泽捂着肚子,“不是我你以为是谁?”

  南安:“我以为是坏人,不好意思下手重了点,你没事吧?”

  她下手自己心里是有数的,更何况刚才那下是真用了力道。

  “你这女人下手忒狠。”梁泽说:“好在我身体好,要不然这下非得被你打个半死。”

  说话间,梁泽嘶嘶吸着冷气,像是真的被打狠了。

  南安一懵,她赶紧把手里的箱子放下,抬手就要看梁泽肚子。

  她是真的怕梁泽被她打出个好歹来。

  梁泽攥住她的手不放,灼灼地看着她:“我想好了。”

  南安一愣:“你想好什么了?”

  恍惚间,南安记得刚刚梁泽好像也说了这么句话,只是她没听真切。

  她是真不知道梁泽想好什么了。

  梁泽:“我喜欢你,我想跟你结婚。不是因为你肚子里的孩子而喜欢你,而是单纯因为我喜欢你。我喜欢你所以我想留下这个孩子。我想以后早上醒来第一个见到的人是你,晚上睡前最后一个见到的人也是你。我不知道这份喜欢能坚持多久,但在你愿意给我机会的每一分,我都会一直喜欢你。”

  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aluo.net。阿洛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aluo.net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