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6、褚鹤鸣x鹿笙(5)_我先动的心
阿洛小说网 > 我先动的心 > 66、褚鹤鸣x鹿笙(5)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66、褚鹤鸣x鹿笙(5)

  褚鹤鸣x鹿笙

  鹿笙按部就班在公司呆了下去。

  公司在伦敦和国内都有口碑,日子一长,鹿笙渐渐摸上门道,知道了自己的方向。

  工作正常进行,只是少见褚鹤鸣。

  从她第一天来之后,褚鹤鸣就如何特助说的,真的不常在公司出现。

  要出现也是每周周二周四两次,剩下的时间都在到处奔波。

  欧洲很多工厂把自己的产业转移到了亚洲劳动力更廉价的地区,伦敦也不例外。产业转移,以至于他们的外贸特别发达,跟伦敦最大的外贸国是国内,公司里华人的比例相对占多数。

  周四,这周据说是公司全体会议,连很少露面的董事长也会来。

  鹿笙收拾材料,准备送去会议室。

  她被秘书办另一个同事拉住,“你去哪?”

  鹿笙示意手里的文件,“会议室。”

  “那正好。”同事说:“等我一下,我跟你一起过去。”

  同事快速收拾了一堆材料,与她并行而出。

  鹿笙垂头看着手机发消息。

  她在国内的发小给她发消息说要结婚了,问她最近有没有时间回国参加婚礼。

  鹿笙在微信回复。

  ——鹿笙:目测是回不去,我妈这段时间情况不太妙。

  ——发小:理解,虽然我挺想看见你的,但看你时间安排,要是你回不来也不用勉强。

  ——鹿笙:收到。

  ——发小:有个瓜你吃不吃?

  ——鹿笙:吃!

  发小痛快发了一条链接过来,上面写着,鹿某出任某省一把手。

  这条消息,鹿笙单看标题都知道是她爸。

  ——发小:鹿市高升了,这可是喜事,据说你堂哥要跟隔壁省一把手家的闺女结婚了,这瓜吃了没。

  鹿笙轻轻蹙眉。

  她在国外日久,这些瓜基本没人告诉她。

  她便成了本是瓜中人,奈何不知瓜。

  堂哥是她伯父家的,她们家到了她这辈,基本每家都只有一个孩子,鹿笙在国外,她这辈剩下唯一的适龄结婚人员只有她堂哥了。

  ——鹿笙:没吃到。

  ——发小:你哥结婚你爸都不允许你回来吧?

  鹿笙沉默了下,她不知道该怎么回。

  至少在发小跟她说这个事之前,她是不知道这件事的。

  说明鹿家并不想让她知道,或者说,她爸并不想让她知道。

  鹿笙收了手机,她身边的另一个秘书已经与她一起进了会议室。

  会议室里高层云集,公司的管理层都来了,每个位子占得满满当当,只有最上面的两个位子空着。

  何特助冲她们两个招招手,鹿笙与同事对视一眼,从会议桌边绕过去,站到何特助身边。

  何特助低声问:“让你们拿的材料拿了吗?”

  鹿笙:“拿了。”

  同事也点头,“拿了。”

  何特助:“行,那你们自己找位置坐下,等董事长跟褚总到了就开始。”

  鹿笙:“嗯。”

  同事小声问:“何哥,董事长是个什么样的人?”

  她早鹿笙一批进来,但也没见过董事长是什么样子。

  只是听说是个很了不起的女人。

  何特助轻笑一下,“等会见到董事长可别乱说话,董事长脾气严肃,不喜欢员工乱说话。”

  同事下意识站直身体,就差立正稍息说是了。

  鹿笙唇角笑意一闪而逝。

  她这个动作倒是有些像国内大学刚军训完的小孩,教官说话的时候下意识就站直身体。

  她并不知道,在会议室的门外,一双眼睛灼灼地看着她。

  褚鹤鸣负手看着会议室里,乌泱泱的人群里,他一眼便看见了鹿笙。

  巴掌大的脸,身形纤瘦小巧,小鹿样的眼里闪着波光,似一汪静澈的湖水,唇角笑意勾起时,浅浅一个梨涡若隐若现。

  像是在灵山秀水滋润出来的人儿。

  他蓦地一笑,“丫头片子一个。”

  “什么丫头片子?”他身后有人快速接话。

  这个声音微微有些沙哑,沙哑里又莫名有些磁性,异常迷人也异常吸引人。

  褚鹤鸣收了脸上笑意,回头看着身后的人。

  “妈妈。”

  褚鹤鸣母亲从他背后的阴影里走出来。

  “在看什么?”

  褚鹤鸣摇头:“没什么,等你到了我们就能进去了。”

  褚母点头,与他一起并肩进了会议室。

  会议室里说话声音不小,虽然大家都压着声音,但因为人多,倒也还是觉得很是嘈杂。

  鹿笙打开笔记本,手指在笔记本键盘上敲击,顺便新建了一个文档。

  她要做一些会议记录。

  会议记录是她同事的工作,但她需要做个补充,以防同事在记录的过程中出了差错。

  她手指在文档上刚敲下min几个字母,会议室便陡然一静。

  鹿笙抬头,褚鹤鸣跟一个女性从门外并行进入会议室。

  何特助压低声音在她身边说:“这就是褚总的母亲,咱们公司的董事长。”

  像是要提醒她什么。

  鹿笙坐直身体,视线与褚鹤鸣短暂相接。

  他的母亲是个看着五十上下的中年女性,身上穿着el秋冬季最新款的成衣套装,外套剪裁流畅符合人体工学,勾勒衬托熟龄女性身体的线条美;脚下踩着的是jimmychoo的高跟鞋,细细的鞋跟拉长了她腿部线条。

  走动行进间,能看见她脸上神情端凝,眼神锐利且坚毅。

  一个打扮入时又气场十足的商业女性。

  鹿笙微怔,有些意外,却又觉得意料之中。

  如果董事长是褚鹤鸣的母亲的话,能教养出这样一个优秀的孩子,母亲定然也很优秀。

  褚母站在ppt前,开始她的讲话。

  鹿笙手指跟着飞速在键盘上跳动,就怕错过了董事长说的每一个字符。

  从会议室出来,鹿笙跟着何特助往总裁办走。

  褚鹤鸣跟他母亲去了总裁办谈话。

  何特助带着鹿笙站在门口等着。

  办公室隔音很好,他们根本听不见里面在说什么,只是透过玻璃窗能看见褚鹤鸣跟他母亲相对而坐,两个人的神情都有些严肃。

  鹿笙抱着自己的东西不说话,脑子里却在飞速开转。

  他们母子是因为什么这么严肃?

  正好,秘书室的另一个秘书端着茶盘过来。

  秘书看着何特助,“我不敢进去了。”

  何特助说:“我也不敢啊,董事长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。”

  秘书:“就是知道我才不敢进去,”

  两人相顾无言。

  何特助转头看见鹿笙,他眼睛一亮,把茶盘拿过来递给鹿笙。

  “小鹿,帮帮忙。”

  鹿笙:......

  你们都不敢进,那我就敢了?

  她有些为难:“我不敢去。”

  何特助安慰她:“没事,你去,相信我,董事长跟褚总不会跟你计较的。”

  鹿笙不想接。

  她不傻,褚母能让秘书办几个人连带褚鹤鸣身边的何特助都怕成这样,那一定不是个善茬,她要真接过来就是找死。

  何特助把茶盘塞到她手里,顺手帮她敲响办公室的门,在她后面推她,“帮帮忙,你去一定不会有事的。”

  鹿笙眼神黯了瞬息。

  她还来不及回头怼回去,办公室的门就被打开了。

  鹿笙心里提了起来,有些害怕挨骂。

  褚鹤鸣站在门口,神情冷肃,一见是她,他神色放缓。

  “什么事?”

  她深吸一口气,勉强挤出个笑,“秘书办给您和董事长准备了下午茶,不知道是不是要给您送进去。”

  褚鹤鸣伸手,“给我吧。”

  鹿笙连忙把茶盘给他。

  不想褚鹤鸣接茶盘的时候,指尖轻轻碰触到她指尖。

  办公室里暖气开着,褚鹤鸣指尖却莫名有些凉意,像是被风吹了许久。

  鹿笙一怔,随即反应过来。

  她嗖一下把手收回,抬眸看着褚鹤鸣,“好的。”

  办公室的门徐徐关上,等她转身,何特助跟秘书一脸感激地看着她。

  鹿笙笑了笑,转身回了自己办公室。

  办公室门关上,褚母看着去而复返的褚鹤鸣,调侃他:“专门出去一趟就端了这么个下午茶回来?”

  “您饿吗?尝尝下午茶。”褚鹤鸣说。

  褚鹤鸣的办公室里养了两盆花,窗台上还有一束插在透明花瓶里的玫瑰。这个季节,玫瑰很难开得这么艳丽,也不知道他手底下的人是用什么养护着的。

  褚母站在窗台边,拿了块帕子轻轻擦着玫瑰花瓣上的露珠,神情专注地像是在看一个珍宝。

  褚母哪里听不出来他顾左右言他的意思,她瞥了他一眼:“臭小子,这还没娶媳妇就准备要忘了娘了。”

  褚鹤鸣:“您听听您说的这都什么话,我倒是想呢,可这事我自己使劲没用,也得您未来儿媳妇也使劲。”

  褚母顿时来了精神,“听这意思,真看上了?跟妈说说是谁家的姑娘?条件怎么样?几岁了?在哪上学还是上班?漂亮不漂亮?”

  褚鹤鸣一头黑线:“您可真是.....听风就是雨。”

  “那也得有风。”褚母说:“前几年让你好好踅摸个媳妇你不肯,每次跟你提这茬你都不高兴,今儿倒是奇了,还知道人姑娘也得使劲。你们这些小子就是叫人操心。”

  褚鹤鸣也笑,“得亏有您操心,您还得给我操心我儿子。”

  话题本身是个高兴的话题,可褚母却突然长长叹了口气。

  褚鹤鸣抬眼看着他妈。

  他知道他妈是想起什么了,刚刚在说的关于他爸叫他回国的事。

  果然。

  褚母问:“你准备准备回国吧。”

  褚鹤鸣沉吟半响,“您回去吗?”

  “不回。”褚母摆手,“我在伦敦都快二十年了,现在叫我回去我也不适应国内的生活,倒是你,早点回去是对的。以你爸的行事作风,如果不是到了退无可退,他不会叫你回去的,我估摸着是你那后妈出事了。”

  褚鹤鸣嗯了一声:“我爸身体不行了,一声给我看了他的体检报告,他身体今年明显变差,韩姨安排了不少她的亲眷进公司,所以爸希望我早点回去处理情况。”

  褚母冷哼一声:“当年我就说过,他跟韩妙结婚没问题,但是别叫韩妙插手公司的生意,他可倒好,不仅叫人插手了公司的生意,还让她把实权都控制在了手上。”

  褚鹤鸣:“您不恨我爸?”

  褚母笑了笑:“恨过,也爱过。但是到了我这把年纪,爱恨这件事哪有我自己活得开心重要,而且当年也不能全怪你爸,也是我有错在先。”

  褚鹤鸣嚯了一嗓子:“这倒是奇了,您倒是给我爸说起了好话。”

  褚母翻了个白眼,“你爸是人我不是人?是人谁都会犯错。”

  褚鹤鸣便不说话了,他递了杯茶给他妈妈,茶香氤氲中,褚母缓缓说起了从前。

  她年轻时代跟褚父算是青梅竹马,认识得很早,两人才满二十就结了婚。结婚后更是夫妻共同创业,一起打下了褚家的基业。

  纵观这些夫妻档共同创业的,如果妻子的性格不够强势,企业必然很难做起来,而同样,妻子如果太过强势,也很容易出现分歧。

  褚鹤鸣五岁那年,褚父跟褚母因为生意频繁在争吵,夫妻感情吵得都淡了,而这个时候,褚母身体不好必须出国治疗,褚父在国内又认识了韩妙,夫妻感情更不可能维持下去,褚母直接选择了离婚,带着财产和股份出国了。

  褚鹤鸣问褚母:“这么说起来,您也不恨我韩姨?”

  “我恨她做什么?”褚母说:“我跟你爸爸离婚是我们自己的选择,虽然有她的因素,但没有她我跟你爸还是会离婚。她这个人,原生家庭缺爱,所以她对她女儿倒是教养得严格。她能力是有的,只是可惜决策力和眼界还不够。”

  褚鹤鸣闭嘴不再说话。

  墙上的时钟静静走了两圈。

  良久。

  褚母说:“你准备什么时候回去?”

  褚鹤鸣:“下个月吧。”

  作者有话要说:我没有弃,最近这几天有点忙,所以没能上微博也没能上晋江。哥哥番外估计还剩三章,我争取9000字解决战斗,然后再更两章焉焉跟霍老师就正式全文完结了。

  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aluo.net。阿洛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aluo.net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